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玄幻灵异 >

冥中注定鬼夫欺上身在线阅读_殷浔白茹小说

www.81509.com

作者:佚名

类型:玄幻灵异

大小:7.2MB

时间:2018/09/17 14:45:18

内容概述:懒小玖《冥中注定鬼夫欺上身》讲述了殷浔白茹之间的奇...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6490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懒小玖《冥中注定鬼夫欺上身》讲述了殷浔白茹之间的奇妙缘分,被捡来养大的自己被迫嫁给了一个鬼魂,却意外的获得了幸福的甜蜜爱情故事,虽然总是有灵异事件发生,但是她知道,这个人可以把自己保护好呢!!

第1章 闯入鬼屋

“啪——”

我爸一巴掌狠狠落在我脸上的时候,我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的厉害,嘴巴里也溢满了浓重的腥甜味道。

“臭丫头,当年如果没有我将你捡回来,你能活这么大?”我爸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手不停的戳着我的额头。

浓重的烟草味和酒味尽数喷在我的脸上,我的手不停的收紧,恨意在我心中越来越浓重。

“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个婚你都得结!”

我怒瞪着他,咬牙切齿。

“你听没听到?”

见我迟迟没有说话,我爸似乎也懒得跟我浪费口舌,搬了椅子堵在门口。

我目光急切的在狭窄的房子里环视了一圈,决定跳窗彻底的逃离这个冰冷至极的家。

然而,他到底是老奸巨猾,竟然一下子便识破了我的意图。

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膝弯,我的膝盖重重落在地上,痛的我全身止不住的哆嗦。

“小贱人,我把你养这么大,也是你该报答我的时候了!”

面对我爸那张丑陋的嘴脸,我真的很想质问他:当初他是把我捡了回来,可是这些年,他除了喝酒赌博之外,家里一直是我在撑着。

这次更是过分,为了还赌债,竟然将我卖了!

我爸见我用忿忿的眼神瞪着他,更是怒不可遏。

他粗喘着气儿,解下裤腰带,一下一下的抽在我的身上。

“我再让你瞪我!”

我疼的或蜷缩成一团,或在地上打着滚儿,实在是忍无可忍,我摸到桌脚边的啤酒瓶,照着我爸的脑袋用力砸了下去。

鲜血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我害怕极了。

以为等待自己的又将会是更加疯狂的毒打,却见我爸两眼一翻,砰然倒地。

我眼睛猛地瞪大,短暂的惊愣之后,颤抖着手轻轻推了他一下。

他一动不动,我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巴!

外面有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我的心猛地一突。

一定是老刘家的人!

我惊慌而无措,跳窗撒腿便跑。

身后的那些人还在拼命的追着我,此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不能让这些人抓到我,否则的话,我就要给老刘家那个快要死了的老头子做小。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进了一处繁茂的树林。

明明是初夏,可我却觉得后颈不时吹来一阵阵的冷风。

刚刚跑进去,我便后悔了。

身后那些声音渐渐低弱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借着如霜的月色,看到前边有一处独立的老宅,想着进去借宿一晚,先躲过刘家派来的这些人再说!

敲了几下,并没有应声,我抚着胸口,喘的厉害。

“有、有人吗?”

回答我的依旧只有静默。

我蹙了蹙眉,轻轻推了一下门,“吱嘎”一声,大门竟然开了。

一股陈腐的味道向我扑来,我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有、有没有人?”

“咚咚咚——”

我竖耳仔细的听了听,更是紧张惶恐。

“到底有没有人?”

“砰”的一声,我话音堪落,沉重的大门砰然关上。

我心里一个咯噔,这个方向……难不成我进了传说中的鬼屋?!

第2章 好帅的男人!

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处于危险之中,我全身抖如筛糠,鸡皮疙瘩也起了一身。

大脑经过短暂的空白之后,我快速的冲到门口。

然而,无论我用了多大的力气,这扇刚刚自动打开的房门此刻如同被强力胶粘上,我根本就打不开!

“我是个苦命的人,你大鬼大量,别怪罪我!”打不开房门,我只能双手合十,不停的念叨着。

都说恶鬼缠身,不过,我自认没有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这鬼应该也不会不讲情面吧?

可是……

假如这就是传说中的恶鬼,我该怎么办?

毕竟之前听过有人闯了鬼屋之后,七窍流血死亡的事儿。传闻那些人全身的血液都好像被吸干了,皮肤如同干枯的树皮一样紧紧的贴在骨头上。

只要轻轻一扯,便会如同纸张撕碎般露出森森白骨。

“呵——”

这一声突兀的笑声传入我的耳中时,我全身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动不敢动。

“是……是鬼先生吗?”我颤声问。

“鬼先生?”

一个长相英俊,面目如同刀削斧凿的男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帅的男人啊!

我不禁看直了眼睛,怔神之间,他已然来到距离我不到十米的位置。

“小东西,你怎么会跑到这里?”他挑着眉尾,一脸探寻的打量着我。

我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帅气的男人打量着,脸上的温度“蹭”的一下便蹿了上去。

莫名的,这一刻,我竟然不再害怕。

“我不叫小东西,我有名字!”我非常不喜欢“小东西”这三个字,沉着脸强调。

“叫什么?”

他的声音很好听,和煦如春风,我只是这样听着他的声音,便觉得心旷神怡。

“白茹。”

“白茹?”他听后,眸光乍然一变,嘴角噙着的笑也倏然敛去。

我惊了一下,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你是阴历七月十五日生人?”他掐指一算,虽然是问句,不过语气很肯定。

我一愣,“我也不知道,我是被我养父捡回去的!”

他看着我的眸光暗了暗,我心中惴惴,有些局促的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就在这时候,他抬手,我嗅到了一股清凉的气息,接着,整个人便软倒了下去。

迷迷糊糊之间,我感觉好像飘了起来,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可眼皮子很沉。

依稀感觉自己好像被放在了柔软的床上,接着,一双冰凉的唇片紧紧的贴在了我的唇上。

我暗自猜想着,一定是刚刚那个帅哥!

虽然第一面他便对我做出如此逾矩的事情,可我并没有抗拒。

这个吻是我的初吻,我很青涩,只能被迫承受。

口中突然多了一个东西,圆圆的,我想吐出来,然而,嘴唇被严丝合缝的封堵住,根本就吐不出去。最后,只能顺着喉管慢慢滑落下去。

体内如同燃烧了一团火,烧的我口干舌燥,我拼命的扯着领口,想要纾解这难耐的热。

“好热……”我痛苦的呢喃着,眼波迷离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

一只手轻轻的抚过我的脸颊,我如同走在沙漠之中看到了绿洲的人,急忙握住了那只手。

然而,远远不够!

直到衣衫褪尽,当我触到他冰凉的体温时,完全是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攀上他的脖颈。

身体如同被撕裂成两半的痛让我止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意识也清醒了几分。

乍然跌入他幽深的瞳眸之中,我再度恍神,为何他看着我的眼睛毫无柔情?然,不及我往深处想,那丝丝绕绕的情潮让我只能随着他起起伏伏……

第3章 骚包

何时昏睡过去的,我记不清了。

翌日醒来,我全身如同被压路机碾压过似的,偏头看了眼已经空了的雕花大床,我撑着坐起来。

“醒了?”

他清润的声音飘入我的耳中时,我脸上又是一热,涨红着脸不敢与他对视。

他丢给我一件衣裳,我愣了一下。

这样的做工以及绣工,怕是古时候的皇族贡品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他似乎很喜欢古装?连同我手中的这件衣裳也是古代女子的襦裙。

昨晚稀里糊涂的跟陌生男人一夜迷情,我已经觉得异常荒唐,想着老刘家的那些人找不到我应该放弃了,我将衣裳放下,就要弯身去拿我那件被丢在地上的衣裳。

然而,让我异常窘迫的是,这衣裳竟然……被扯破了!

我头皮一阵发麻,咬着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轻呵一声,抱臂静静的看着我。

我在他灼灼的充满了玩味的目光里快速的缩回去,咬着唇,很是尴尬。

“你有没有比较正常的衣裳?”

若是我穿着这样一身襦裙出去,铁定会引来别人探寻的目光。

“没有。”

我脑子“嗡”了一声,“你确定?”

不过,看着他昨天穿了一身月白色长衫,今天又穿了一件烟青色长衫,估计他应该是没有比较正常的衣裳的。

我迫不得已,只能穿上他给我的这件红色襦裙。

穿上之后,我都有些不敢认镜子里的自己。

他不知道何时来到我的身后,将我按坐下来后,手法娴熟的帮我绾发。

虽说这发髻很漂亮,可是我们毕竟生活在现代,这样的装扮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那个,很漂亮,不过,我总不能这样出去吧?”

“你暂时还不能离开。”

我一愣,“为什么?”

“刘家的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

我又是一怔,仔细回忆,我似乎并没有跟他提及刘家的任何一点儿事儿,他是怎么知道的?

“咕噜——”

肚子叫的厉害,我不由赧然一笑。

他走出房间,行走间,带着一股仙气儿,仿佛是飘出去的。

飘……出去的?!

我眼眸倏然瞪大,周身再度蹿上一股恶寒。

鬼应该也是飘着的吧?

可,这世上会有这么帅气的鬼吗?

最重要的是,大白天的,我应该看不到鬼的!

嗅到了饭香味,我站起,准备去楼下吃饭。

刚刚站起来,双腿虚软,我险些摔倒,他正好推门进来,看到我这般,大步冲到我面前,长臂一伸,将我拥在怀中。

虽然他的温度很低,可我的心里还是涌上了一股暖意,并快速向四肢百骸流去。

他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下一瞬,我双腿悬空,竟是被他打横抱起。

我不由松了口气,怪不得我昨天迷迷糊糊的会觉得自己是在飘,若是被他抱着,那跟飘着也没有什么分别!

吃过了早饭,许是昨晚纵欲过度,我之前又为了躲避刘家的人,没命的跑,白天异常疲累,没一会儿便睡得沉了。

白天睡饱了,晚上自然没有什么睡意。

正在我辗转反侧之时,房门再度打开,他又再度进了房间。

看到他又换了一身衣裳,我觉得这个人就是个喜欢臭美的骚包!

第4章 画中的女子

对上他那双幽深如同寒潭的墨眸,我的心又再度失速跳着。

“对了……”我吞吐着,“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这很重要?”他不答反问。

我颦了颦眉,难道这不重要吗?

可是,在他来到我的身边,那清润的气息随着呼吸涌入我的肺腑时,我的舌头好像打了结。

他拥我入怀,紧跟着,吻如同雨点一般落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抱住了他。

那冰冷的气息让我甚是疑惑,然而,此刻,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一夜缠绵,翌日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我全身酸软,看着身上留下的那些羞人的痕迹,脸烫的厉害。

“喂!”

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只能这样喊。

看了一眼地上被撕碎的襦裙,我叹了一声。

“吱嘎——”

房门打开,我脸上一阵烧烫,赶忙缩回到被子里。

他手里拿着一件橙色的襦裙,不发一语的丢给我。

我愣怔不已。

这人也真的是个怪人,白天冷冰冰的拒人千里,晚上热情如火,我甚至觉得他这人怕是久居,所以心理有点儿问题。

原本打算今天就告辞离开,然而,那门任我用了多大的力气,也还是打不开。

而他又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有些无聊,我只能在这屋子里转着。

摆设偏中式,最吸引我的是那幅画。

画中的女子也是一身襦裙,笑起来很美。

这女人是谁?

就在这时,我感觉一股寒意自后背袭来,不由心悸了一下。

“谁让你进来的?”

那压抑着怒火的冰冷声音刺入我的耳膜时,我止不住打了个哆嗦。

扭头看去,对上他那双冰冷的毫无温度的眼眸,我有些委屈。

“你凭什么吼我?”

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如同电视里的那些会轻功的大侠一般,只是眨眼间便飞到了我的面前。

此刻,我终于感到了危险,甚至,连呼吸好像也停止了。

他很不温柔的抓着我的手腕,将我带出那个房间。

如同一个可以被随意丢弃的破布娃娃,我被丢到了床上。

即便这床再软,我也还是觉得腰好像要被摔断了。

他步步走近,危险而冰冷的气息将我包围,我心紧不已。

我终于被逼到了角落,脖颈被他用力扼住,他一字一顿的警告我:“以后不许再随意走动!”

“我要离开这里!”

“迟早会让你离开这里,但不是现在!”他声若寒冰。

我委屈至极,想要拂开他钳着我下巴的手,然,根本就是徒劳。

我试图趁他不注意的时候逃离这里,然而,他总是能够在我接近大门的时候,突然出现。

而最后一次,当他再度抓住了准备逃离这里的我时,好似被我耗尽了全部的耐性,竟是直接就将我推倒在地。

“嘶拉——”

衣料被撕碎的声音如同凌迟着我心的刀子,而我也终于见识到了他的粗暴。

“混蛋!”我咬牙咒骂,抬手试图给他一拳,然而,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那一下狠过一下的力道,让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也不知道这场惩罚式的情爱持续了多久,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是在外面,寒风冷飕飕的自耳畔拂过,我的手一点点的抠紧松软的泥土,心如同滴血。

第5章 迫嫁

有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我撑着残破的身体抬头看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有几个人影正向着这边走来。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眼前一黑,再度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嗅到了一股浓重的檀香味。

我有些嫌恶的吸了吸鼻子,眼神有些僵滞的在周围环视了一圈。

这里是哪里?

“你醒了?”

苍老阴凉的声音刺入耳膜时,我止不住哆嗦了一下,循声看去时,更是惊得我如坠冰窟。

“你是人是鬼?”我颤声问。

如果眼前这个老妪是人的话,那为何长着一双绿色的眼睛?

老妪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伸出枯瘦如柴的手在我脸颊抚过,我全身如同被施了定身咒,僵硬的缩成一团。

“你身上有秘密。”

我又是一惊,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这里是哪里?我要离开这里!”

“这里是刘家的老宅!”

我脑子“嗡”了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喜堂已经布置好了。”

我心惊肉跳,一把拂开她的手。

“我不要嫁!”

“这可由不得你!”

一道有些狂妄却森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循声看去,竟是被这个男人的阴柔之美给震了一下。

话落,他缓步向着我走来。

我紧张不已,甚至忘记了呼吸。

“你谁?”

“刘玄睿!”他自我介绍。

我一愣,想着我爸之前好像提及过,刘家那个快死的老头子有一个独子,就叫刘玄睿。

“我爸根本就没有问过我是否同意,这婚我不可能结!”

“收了刘家的彩礼,怎么可能不结?”

他一双眸子宛若淬了火,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我感觉肩胛骨好像快要被捏碎了,倒吸了口凉气。

他迫近我,几乎贴着我的鼻尖,一字一顿的道:“让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给那个将死的老头子冲喜也的确是暴殄天物。”

我一愣。

他可是刘老头的独子啊,为什么会这么说?

好似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笑得更加森寒,“刘家不会亏待你的!”

他笑着离开,我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他刚刚看我的那个眼神,真的是太恐怖了!

很快,我便被人强行带去了所谓的喜堂,我屏息望向床上躺着的同样穿着一身大红喜服的刘老头。

应该是饱受病痛折磨的缘故,他瘦的厉害,眼窝塌陷,如果不是那微弱的好似破旧风箱的呼吸声,我都几乎以为他已经死了。

我快速的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只有一个小窗,我心头一喜,快速冲上去,却不料,这窗户早已经被封死,根本就逃不出去。

心中焦急,我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心头一突,我拿起桌子上的烛台,隐到角落里。

刘玄睿推门进来时,我呼吸微微乱了几分。

他难不成是来确定我有没有跟刘老头睡在一起?

这般想着,我心中悲愤更盛!

刘玄睿那凉飕飕的目光在房间里快速环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我的脸上。

被发现,我索性不再躲藏,看到那房门没有关严,我如同看到了光明一般,大步向着门口奔去……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平治文学小说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9447号-8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