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陈略景央_幸会陈太太by沧珠小说阅读

www.77005.com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

大小:7.7MB

时间:2018/10/11 14:29:29

内容概述:《幸会陈太太》是沧珠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文笔极佳内...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4060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幸会陈太太》是沧珠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小说讲述了:A市贵圈有传言:一向精于算计的陈略,输给了一个姑娘,而且输得老本都没了。陈略听罢,笑笑,输就输吧,他乐意。

?

1、01 危险 ...

  凌晨三点,A市机场。
  
  景央一路风尘,终于下了飞机,扫了一圈乌泱泱前来接机的人,愣是没有看见骆川,无奈,一手拉着着行李,一手给骆川打电话。
  
  “哥,我到了,你人呢?”
  
  “到了,你左边。”
  
  景央顺着骆川的指示,朝左边瞄了瞄,果然,见骆川风姿绰约地朝她走来,接过景央的行李箱,带着她,直奔地下车库。
  
  景央跟骆川虽然是表兄妹,但是,景央从小在姥爷家的日子多,和骆川亲,两人说说话,一路到了车子边,黑色的奥迪,是骆川的风格。
  
  骆川按了一下钥匙,车子解锁,景央打开车门,先坐上副驾驶,骆川在后面放行李。
  
  待放完行李,盖上后备箱,坐上驾驶座,骆川才看到一辆熟悉的车,黑色的悍马越野车。
  
  那人刚刚熄火,人还没下车。
  
  骆川按了按喇叭,探出头来,跟陈略打招呼。
  
  “略哥,这么晚,也来接人?”
  
  陈略抬起头,只稍稍看了眼骆川,收回视线,拔下钥匙,跳下车来。
  
  “景央,你等会儿。略哥,陈略,还记得吗?我先跟略哥聊几句。”骆川说着,解下安全带,跳下车。
  
  景央坐在副驾驶上,隔着五六米的距离,远远地看了眼陈略,那人穿着白衬衫,扣子随意地解着两颗,衬衫袖子卷了一半,露着麦色的,精壮的小臂。
  
  好像跟印象中的“略哥”不太一样了啊。
  
  景央没多想,陈略什么样,关她什么事哦,于是,低头继续看手机。
  
  骆川和陈略倚着悍马车门抽烟,闲扯淡。
  
  “这么晚来接谁?”骆川吐了口烟问。
  
  最近陈略跟一个女明星传绯闻,骆川猜测,他是不是来接女明星的。
  
  “一个朋友。”陈略淡淡地说。
  
  骆川捶他一拳:“行了,跟我打什么哑谜。今天不跟你多说,我妹妹刚从英国回来,我得带她回家休息了。”
  
  骆川这么一说,陈略才朝着骆川的车看了看,那人低着头,黑长的直发盖住了半张脸。
  
  骆川见陈略的目光落在他的车上,解释道:“我妹妹,景央,你见过的。”
  
  陈略微微笑了笑,他当然记得。
  
  而且印象深刻。
  
  毕竟,见过他裸|体的女人,她还是……唯一一个。
  
  “改天约,我先带她回去。”骆川说罢,用脚尖捻灭了烟头,拍拍陈略的肩,朝着自己的车走。
  
  陈略眯着眼,再一次朝副驾驶看了看,景央正好抬起头来,电光火石间,景央没有陈略道行深,几乎是立马就偏开了视线,直到骆川开出车库,景央才放下心来。
  
  景央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出去这么多年了,见着陈略,居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害怕……
  她想了想,大概是因为那一年,不小心撞见了他的真身……不管怎么样……这个事都有些尴尬对不对?
  
  骆川一边开车,一边跟景央聊天,问她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景央喝了口水,淡淡道:“没想好,先投投简历吧。”
  
  骆川笑笑:“来我这啊,给你开五位数工资。”
  
  景央也笑:“哥,你别骗我给你打工啊,被我爸知道了,还不打断我的腿啊。”
  
  骆川也就这么一说,景央爸爸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
  
  “哎,不是我说,姑父的脾气也该改改了,老古板。”
  
  景央倒是替她爸爸说话:“谁让我爸做了一辈子工程师呢。你别说,在那个年代,工程师值钱着呢。”
  
  景央父亲景琛洋,老一辈工程师,一直希望景央能在大学里谋份差事,可惜,景央自己不喜欢,把她爸气得够呛。
  
  骆川没再多说什么,他这个妹妹,他再了解不过,看着天真烂漫,其实,很有想法,骨子里倔着呢,估摸着只是拿她爸爸当挡箭牌,实则心里已有打算。
  
  ……
  
  景央回来后第二次见陈略,是一个星期后。
  
  骆川作东,请几个朋友吃饭,当时,景央在附近面试,骆川索性叫她过来一起吃。
  
  景央本来是拒绝的,她哥的那帮“狐朋狗友”,她实在没有兴趣认识。
  
  结果,骆川说了一堆:“今天阿姨请假,你回家也没饭吃,你姥爷跟人出去爬山了,家里没人,你过来吃吧。今天到场的,都是我的朋友,有些你以前见过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景央无奈,只好妥协:“好了好了,哥,我去还不成吗?”
  
  骆川这才满意地挂了电话。
  
  景央打车到骆川请客的酒店,正好在门口碰到陈略,他刚和一个人讲完话。
  
  她本来想偷偷进去,却被陈略逮个正着,这下,再也没有不打招呼的理由了,只好细细地喊了声“略哥”。
  
  陈略上下扫了一眼景央,白色衬衫,黑色套裙,一派职业女性的样子。
  
  他朝景央点点头,示意她先进门。
  
  景央也没再客气了,慢慢走在前面,穿过几道门,一路到了骆川订的包间。
  
  那里,早就坐满了人,就等着景央和陈略。
  
  “哎哎哎,略哥,迟到了啊,自罚自罚。”陈略脚还没踏进包间呢,傅嘉遇就端着酒杯,嚷嚷开了。
  
  陈略替景央拉了拉椅子,然后,坐进自己的椅子里,二话不说,喝了三杯,这才让那帮人闭了嘴。
  
  都是一帮公子哥,要放在平日里,就是说些不着调的诨话,今日,见骆川的妹妹在场,倒都很自觉,只是说说圈子里,谁和谁闹离婚,谁和哪个明星怎么着了。
  
  景央就是听着,安安静静吃自己的饭。
  
  陈略就这么坐在那里,懒洋洋地靠着椅子,看着那帮人胡闹,偶尔嘴角微扬,余光时不时地瞟瞟旁边的景央。
  
  景央端坐着,只顾吃菜,想起白天的面试,偶尔叹口气,跟这一桌人很是不搭。
  
  陈略不知什么时候,就在她身后,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的背影,也不说话。
  
  他烟瘾上来了,摸了根烟,刚想点上,又从嘴里扯下烟,直起身子坐起来,凑到景央身边,低声问:“我抽烟,你介意吗?”
  
  低沉的声音,钻进景央的耳蜗里,一路而下,挠得她心痒。
  
  他靠得近,景央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他的声音,近在咫尺。
  
  他声音不大,可景央耳朵忽然就红起来,她下意识挺了挺背,摇了摇头。
  
  不知是她错觉还是什么,她听到陈略在她身后低笑了一声。
  
  难道是在笑她呆?
  
  景央不敢求证,只好端起面前的饮料,抿了一小口。
  
  傅嘉遇看到陈略沉默了一晚上,第一句话,居然是问一个女人能不能抽烟,不禁吸吸鼻子,调侃陈略:“略哥,你什么时候抽根烟还墨迹上了?”
  
  陈略啊,什么时候抽根烟还要问一个女人的意见了?
  
  被傅嘉遇这么一说,一帮人都煞有介事地朝着陈略看。
  
  陈略依旧是不说话,不解释,冷冷清清的,淡淡地吐着烟圈。
  
  “略哥,来喝酒啊,怎么躲在景央妹妹后面。怎么,对景央妹妹有心啊?”傅嘉遇平时开玩笑惯了,今天也是玩笑话,放在平时,陈略一般就笑笑,不理会。
  
  然而,今天,陈略抽完一支烟,淡淡地笑了笑,目光晦涩,反问傅嘉遇:“你说呢?”
  
  这下,一桌人的人都愣了,没一个人敢说话了。
  景央的心跳也漏了半拍,咬着筷子,半天没敢动。
  
  骆川也眯着眼睛看陈略,心中隐隐担心。
  
  傅嘉遇倒是会圆场,不理会陈略,反而是提醒起景央来:“景央妹妹,你可别被你略哥骗了啊。这半个娱乐圈的女明星,都被你略哥欺负哭了的。你可千万别趟这个水,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的。”
  
  一帮人被傅嘉遇的话逗得笑起来,气氛瞬间就轻松了不少。
  
  景央知道傅嘉遇是在开玩笑,抬起头,恬静地笑笑:“遇哥,你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会跟娱乐圈的小花争宠。”
  
  陈略的花边新闻还少吗?景央在英国都听了不少了。
  
  陈略也跟着淡淡地笑了一下,大约是喝了点酒,有点热,随手扯了扯白衬衫上的领带,另一只手还搭在景央的椅子上,就这么看了她几眼,也不说话。
  
  后半场,景央明显拘束了许多。
  
  ……
  
  晚上,骆川带景央回家,路上聊了起来。
  
  骆川问:“你怎么看陈略?”
  
  景央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怎么看陈略……
  她怎么看陈略,重要吗?
  
  骆川见她不答,微微笑着,一边讲陈略以前的事,一边也算提醒景央,毕竟,景央还小,陈略这样的男人,她要是喜欢上,也很正常,可是,当哥哥的,该说的,一定要说在前头,免得以后这个妹妹伤得更深。
  
  “你还记得,你高中时,跟着我们一起去骑马吗?”
  
  景央点头。
  
  她记得,陈略的马术很好,他还有一匹马养在那里,养了很多年,看得出来,他最喜欢那匹马。
  
  好端端的,骆川提起这个做什么?
  
  “有一次,陈家一个客户的女儿,骑了陈略的马,陈略当时没发作,也没什么异样。可你猜怎么着?后来,我们再也没见过那匹马。”
  
  骆川说着,朝景央看了看,又继续说。
  
  “他这个人,喜欢什么就会握在手里,可要是他不喜欢了,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毁了。这样的男人,很危险。”
  
  景央转了转眼珠,回味了一下骆川的话,笑了:“哥,你在暗示什么?”
  
  骆川笑笑,他妹妹果然聪明,一点就通。
  
  景央给骆川吃定心丸:“哥,你就放心吧,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的。”
  
  骆川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想起他爷爷交代的事,缓缓道:“趁你还没上班,陪你姥爷去爬爬山呗。”
  
  景央一想,爬山是假,别又是相亲什么的。
  
  她是怕了。
  
  去年她回来探亲,她姥爷借着爬山的名,给她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对方几番殷勤,后来景央回了英国,才算让对方死了心。
  
  她可不想花那么多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她直截了当道:“哥,不会又给我安排了什么张三李四的吧?”
  
  骆川转头,看看景央,口气倒是强硬了一些:“你都二十四了,你姥爷给你安排安排,有什么不好的?况且,你姥爷那些战友的孙子外孙,哪个不是青年才俊?”
  
  景央也不买帐:“那你跟姥爷说,他要是想我去陪他爬山,我乐意奉陪,可他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我宁愿在家睡大觉。”
  
  骆川被她一脸认真的样子逗笑:“好了好了,真是陪你姥爷去爬山。”
  
  景央得到骆川的回答,这才放下心来,窝在副驾驶座上,眯着眼,没心没肺地睡起来。
  
  骆川稍稍瞥了一眼,无奈笑笑,他的妹妹哟,还没长大呢。
  
  

2、02 娱记 ...

  景央回来后,约了高中时候的好闺蜜,杨小萌一起撸串。
  
  杨小萌背着相机,不知道从哪里赶过来的,跑得气喘吁吁,二话没说,先喝了一杯啤酒。
  
  “景央,点辣炒花蛤了吗?”杨小萌一屁股坐下,先吃了两串软骨。
  
  景央嫌弃她:“洗手没?就这么吃。”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呵呵。”杨小萌一脸傻笑看着景央,“你是不知道,我最近在跟一个特特特……大的独家,年终奖金全靠这个新闻了。”
  
  景央看着杨小萌傻乎乎的样子,笑道:“狗仔这一行,现在都这么激烈了吗?”
  
  杨小萌放下吃完的木签子,纠正景央的错误认识:“景央同志,我再说一遍,请不要叫我狗仔,我是一名娱乐记者,是记者,OK”
  
  “OK, OK……”景央认怂,比着手势。
  
  “你呢?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杨小萌连吃几串肉后,终于想起来,要关心一下自己的闺蜜了。
  
  “找了一家小公司,打算下个礼拜去上班了。”景央随口说道。
  
  “小公司?”杨小萌有些惊讶地看着景央。
  
  景央虽然为人随和,可是,她的要求可一点都不低,怎么愿意去小公司?
  
  “哎哎哎,什么眼神啊?我不能去小公司啊。”景央夺过杨小萌手里的肉,对她那鄙夷的眼神表示反抗。
  
  “不是,我说,景大小姐,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资本家有多可恶,尤其以小公司的资本家为首。我劝你啊,还是再考虑考虑,实在不行,让你哥给你安排一个,什么女总监,女总经理当当,肯定比外面好。”杨小萌一说起工作,就不得不吐口水,作为一直被剥削的小娱记,她做梦都想去大大大大公司!
  
  景央端起酒杯,一杯见底:“你以为女总监这么好当的啊。我这什么经验都没有,就算空降过去,你觉得有人服我吗?到时候,还不是一帮人等着看我笑话。我可不想给我哥,我舅,我姥爷丢人。”
  
  杨小萌傻傻地看着景央,不得不佩服,景央就是比自己聪明那么一丁点。
  
  “那就……祝你工作顺利?”杨小萌默默地举起酒杯,景央看了她一眼,憋着笑意,跟她碰了一个。
  
  不一会儿,杨小萌要的辣炒花蛤来了,把杨小萌兴奋得多喝了几杯酒。
  
  杨小萌酒量不好,一多喝,就话唠。
  
  “景央,我跟你说个秘密。”
  
  “什么?”景央吃着花生,不咸不淡地回。
  
  “你过来,我告诉你。”
  
  景央看杨小萌喝多了,准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而且,杨小萌发起酒疯了,更可怕,只好顺着她,把头凑近了。
  
  “我最近在跟一个独家,你明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景央也兴奋起来,以前上学那会儿,最喜欢跟杨小萌两个人到处“捉奸”,几班的谁和谁在一起了,几班的谁喜欢谁了,都是杨小萌告诉她的,她不得不佩服杨小萌从高中开始,就有娱记的潜力。
  
  “嘘,一个公子哥和一个小明星,这回肯定是实锤,我看他们都去妇产科了,八成有孩子了。”
  
  公子哥?
  
  景央心想,A市的公子哥,恐怕她能认识一半吧,指不定,真是一出好戏呢,于是,坏笑着,戳戳杨小萌:“哎,那男的,长得怎么样?”
  
  杨小萌喝了酒,还一脸花痴答:“惊为天人!”
  
  “去去去,明天叫我。你住哪里?我去找你?”
  
  杨小萌想了想,自己住在郊区,远着呢。
  
  “要不,你今晚跟我住呗?”
  
  景央想了想,也不是不可,虽然骆家有门禁,可是,最近姥爷不在,跟骆川说一声,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于是,跟骆川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就架着有点醉了的杨小萌去她那里。
  
  等到了杨小萌的住处,还真是满屋子的照片,不过,都是她跟踪来的,所以,拍的不清楚。
  
  景央细细看了看,别说,里面有几个背影,还挺熟的。
  不知怎么的,她脑子里,一直想看看有没有陈略的,可惜,找了半天也没有。
  
  咦,莫非自己以前听说的那些,都是道听途说?
  
  杨小萌醉得厉害,早就躺床上睡觉。
  
  景央给她泡了杯水,一个人,打量着杨小萌的住处。
  
  杨小萌是跟人合租的,一个人住一个单间,单间也就二十个平方,还算整洁。
  
  墙上挂满了各种照片。
  
  景央发现,大多数人的照片都是模糊的,独独一个人的,既清晰又醒目,而且,也不是什么绯闻照,都是那人唱歌,跳舞时的独照。
  
  “哎,你喜欢这个人啊?”景央拿着其中一张照片,推了推杨小萌,杨小萌一把夺过景央手里的照片,龃龉道:“别动我男神。”
  
  景央摇摇头,给杨小萌脱鞋子,让她往里睡睡:“你不洗澡啊?”
  
  杨小萌早就不省人事,摇摇头。
  
  景央那个嫌弃啊。
  
  好吧,那……她也不洗了。
  
  ……
  
  两人睡到后半夜,景央本来睡的好好的,被一阵莫名的声音吵醒。
  
  “啊——”
  “嗯——”
  “老公轻点轻点——”
  
  景央:“……”
  
  没有人告诉过她,杨小萌的居住环境这么恶劣的啊!!!
  
  景央踹了杨小萌一脚,杨小萌迷迷糊糊醒了。
  
  景央心想,我靠,这都能睡着啊??
  
  杨小萌翻身,从抽屉里找出一个耳塞来:“你嫌烦就用这个,实在不行就听音乐。我睡了……”
  
  景央:“……”
  
  

3、03 吃饭 ...

  杨小萌同志,作为一名资深娱记,伪装的装备自然不少,比如,黑色鸭舌帽什么的,衣柜里一堆,她自己戴了一个,给景央戴了一个,两人就准备出门了。
  
  刚出房门,就碰到隔壁那对男女。
  
  那男的穿着背心,大裤衩,叼着根烟,从里面出来,见了杨小萌和景央,色眯眯地笑着。
  
  “小萌,你朋友啊。”
  
  杨小萌懒得理那男的,这种人,最好不要有什么接触。
  
  里面那女人早就知道,这男人不老实,对杨小萌觊觎很久了,要不是没钱,她也早就想搬了。
  
  “死鬼,水倒好没?”那女人在里面,急躁地吼着。
  
  这男人吃软饭的,全靠那女的在酒吧里卖酒水养着,这边对着杨小萌流哈喇子水,那边还哈巴狗似得讨好那女人。
  
  只是今天,那男的的眼神,还一直朝着景央瞟。
  
  景央直泛恶心,等下了楼,好心提醒杨小萌:“小萌,你这……住得太不安全了吧?”
  
  杨小萌胆子倒挺大,随口道:“没事,我锁了两道门呢!”
  
  本来是要坐公交的,杨小萌住的这地方,离公交站也还有一段距离呢。
  
  景央倒没说什么,走走就走走。
  
  杨小萌看了看时间,一咬牙,拿出手机来打车。
  
  景央知道杨小萌过得艰难,倒是没想到,这么艰难。
  
  “小萌,要不我出来住,我俩合租得了?”
  
  杨小萌正在包里找纸巾,一脸嫌弃地看着景央:“你先把你姥爷说服了再说吧。”
  
  景央:“……”
  
  这确实有点困难……
  
  ……
  
  妇产科医院。
  
  杨小萌带着景央在外面蹲点,蹲了半天,人影没见着一个。
  
  景央口渴,去买水。
  
  等她拎着两瓶矿泉水回来的时候,杨小萌已经相当兴奋了。
  
  景央以为是那“公子哥”出现了,也兴奋地跑过去。
  
  杨小萌迫不及待给她介绍着。
  
  “瞧见没,那穿红衣服的叫苏锦,跟她对骂的叫程珍珍,估计是小三撞上小四了。”
  
  景央:“……”娱乐圈乱她知道,只是不知道,这么乱的吗?
  
  “那男主呢?出现了吗?”
  
  杨小萌摇头。
  
  她们隔得太远了,根本听不见那里在骂什么。
  
  景央心想,自己反正是圈外人,没人认识,于是,跟杨小萌说了一声,就走到那两人附近的石凳上坐着,顺便在报刊架上随便拿了本杂志,随意翻着。
  
  “苏锦,你骗谁啊,你这不知道怀的谁的孩子呢?”
  
  苏锦才无所谓呢,趾高气昂道:“有本事,你也怀一个啊。”
  
  “你……”苏锦戳中程珍珍的痛处了。
  
  程珍珍因为堕过胎,子宫壁很薄,再次怀孕的可能性很小。
  
  程珍珍气结,指着苏锦的鼻子骂:“看你能猖狂多久,你以为江少爷真要你,他也就跟你玩玩,你等着吧。”
  
  苏锦素无所畏惧。
  
  景央听到“江少爷”,心里纳罕了一下。
  
  别啊,别吃瓜吃到“前男友”就不好了。
  
  是的,景央有个“前男友”,名义上的。
  
  她刚到英国那会儿,跟对方隔着欧亚大陆,谈了一个星期,都还没聊过几句呢,被她抓到江少爷背着她,和女明星去三亚玩。
  
  从此,她对这帮公子哥,就没什么好感,并且发誓,坚决不找这样的。
  
  她想好了,医生,律师,这种忙到没时间谈恋爱的最适合她。
  
  好巧不巧,“江少爷”还真是景央“前男友”江豪……
  
  苏锦见江豪走来,早就扭着高跟,朝着江豪而去。
  
  苏锦刚搭上江豪的手,却被江豪淡淡地甩开了……
  
  景央压了压帽子。
  
  不至于吧……
  应该没发现她吧……
  
  江豪没理睬苏锦,直接就走到景央面前,从上而下,斜着嘴笑:“景央,好久不见啊。”
  
  苏锦气得发颤,看着戴着鸭舌帽的女人,嘴巴都气歪了。
  
  景央愣了一下,抬起头来,朝江豪招招手,说了声“嗨”。
  
  “一起吃顿饭啊?”江豪完全无视了旁边的苏锦,一门心思全在景央身上。
  
  呵,景央才不想去呢,可是,又不能显得太小气,免得江豪误会她,对他旧情难忘,那就尴尬了。
  
  景央干瘪瘪地笑笑:“不好意思,我约了人。”
  
  江豪哪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人:“约了谁?我认识的话,可以一起……”
  
  景央刚想说什么,那头有人叫她。
  
  “景央。”
  
  景央心想,果然是一出好戏啊。
  
  这些人今天都是齐聚妇科医院了是吧。
  
  当然,比起被江豪缠着,景央当然更愿意跟陈略走啊。
  
  景央应了一声,跟江豪告辞:“我都说了,我约了人。我约了陈略,你认识的,要不要一起……”
  
  江豪干咳了两声。
  
  陈略啊……
  
  “改天吧。”
  
  景央得意地笑了。
  
  景央走出两步,江豪似乎还是有点不甘心,皱着眉头问:“你和陈略在交往?”
  
  旁边的苏锦当然也认识陈略,在旁边看好戏,心想,这个景央什么来头?江少爷追着她跑,连陈略也出面。
  
  陈略是出了名的难搞。
  
  外面的人不知道,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陈略愿意的时候,八卦杂志写写他的绯闻,只要不过分,他都不会把对方怎么样,陈略不愿意的时候,谁写谁倒霉。
  
  所以,陈略虽然有绯闻,都是无伤大雅的,比如送了某某女明星什么礼物,诸如此类。
  
  景央不喜欢江豪过问她的私人生活,老娘跟谁谈恋爱,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
  
  “你猜?”景央说罢,已经朝着陈略走去。
  
  陈略等在那里半天,张助理见他难得这么有耐心。
  
  景央小跑过去,假装亲昵跟陈略打招呼,当然全是做给某些人看的。
  
  “略哥,你怎么来这里啊?”
  
  陈略看着她白皙的脸庞,微颤的睫毛,半天没移开眼睛。
  
  她回来后,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细细地看她。
  
  长大了不少,也叫人头疼了不少。
  
  “战友的妹妹生病了,我来看看。”他声音很沉,眼睛还盯着景央看。
  
  “哦。”陈略当过两年兵,景央也是知道的,那会儿她刚出国来着。
  
  陈略一看,到午饭的点了,周到地问她:“一起吃午饭吗?”
  
  张助理刚想提醒陈略,他下午有个会的,陈略示意了一下,张助理也就不说什么了。
  
  闹了一上午,景央确实有些饿了,陈略的话……跟骆川一样,是哥哥,吃顿饭没关系吧……
  
  “我有个朋友,可以一起去吗?”景央想起来,杨小萌还在外面呢。
  
  陈略轻轻哂笑一声:“当然。”
  
  景央赶紧给杨小萌打电话。
  陈略请吃饭啊,不是好吃的,他也不会拿出手的。
  杨小萌一会儿准兴奋的跟什么似的。
  
  结果,杨小萌早就抛弃她,跑到另外地方去了。
  
  景央只好自己跟着陈略去吃。
  
  陈略带她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餐厅。
  
  装修别致,灯光暗淡,更适合情侣来。
  
  空调开得低,景央抱了抱手臂。
  
  “冷吗?”陈略给她倒水。
  
  景央摇摇头。
  
  两人一时无话。
  
  景央和陈略不算熟悉,最多就是他们一帮公子哥玩的时候,她哥有时候带上她,美其名曰,让她见识见识,这帮看着衣冠楚楚的人,人后都是什么样的,以后别被骗了。
  
  景央不负她哥教诲,果然对这些人敬而远之。
  
  当然,江豪那个事儿,多少寂寞使然。
  
  那绝对是她的耻辱!
  
  菜上得慢。
  
  期间陈略接了个电话,都是公司里的事,景央看得出来,他很忙。
  
  忽然有些愧疚,不该占用他的午饭时间。
  
  “听你哥说,你在找工作?”陈略语气平缓,像是在关心一个朋友。
  
  “咦,略哥要给我介绍吗?”景央随口开玩笑。
  
  陈略顿了顿,手里把玩着打火机:“我缺个助理,你来吗?”
  
  景央只当他是玩笑话,乖巧道:“太难了,略哥的助理,不好当。我做不来。”
  
  陈略也就是试探她一下,也没真想着她来。
  
  陈略看着景央,心里自嘲。
  
  以前是觉得她年纪小,又是朋友的妹妹,再怎么有心,也得压着。
  好不容易她长大了一些,又怕吓着她,还是得慢慢来。
  
  “你和江豪怎么回事?”陈略人精,哪看不出来江豪那点心思,只是不知道,景央和江豪又有点什么纠葛。
  
  上了一盘猪颈肉,景央正夹了一筷子。
  
  想了想,她和江豪不算谈恋爱吧……
  可她都二十四了,还没谈过恋爱,显得……多没面子啊……
  
  于是,她弱弱地答:“前前前男友。”
  
  陈略眼底忽然掠过一丝惊慌。
  
  陈略苦笑了一下,面上恢复平静,拿手指弹了一下景央的额头:“认真点。要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
  
  景央摸摸额头,嬉皮笑脸:“谢谢略哥,真没事儿。不过,他真是我……咳咳,前男友。”
  
  陈略就更不淡定了,点了根烟,靠后坐着,就这么看着景央在那大快朵颐。
  
  “略哥,你不吃吗?这猪颈肉不错。”景央丝毫没有发现对面的人的异样。
  
  呵,陈略才没有吃饭的心思呢。
  

4、04 亲哥 ...

  江豪比景央大两岁,其实人不坏,花花肠子也有点,本事也有点,否则,就算当初景央年纪小,也不至于被他蒙蔽了。
  
  景央去了那家小科技公司上班,美其名曰,总经理助理,实则……打杂……气得景央上班第二天就差点辞职了。
  
  景央姥爷本来就对景央去外面找工作,颇有微词,正等着她辞职呢。
  
  景央心想,忍着,好歹做完三个月吧。
  
  江豪不知怎么就打听到景央的工作了,大少爷最近也不跟那些小花啊,十八线小明星玩了,改成天天约景央的老板了。
  
  景央的老板刘不仁,还真是不仁不义的东西,知道江少爷是冲着景央来的,回回吃饭都带着景央。
  
  刘不仁不知道景央的背景,要知道她哥是骆川,她还认识陈略,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可是,景央向来不搬出她哥来,也就忍气吞声着。
  
  江豪知道景央的脾气,所以,就更肆无忌惮地,借着谈合作的名头,天天来找景央。
  
  这回是约在了一家俱乐部。
  
  刘不仁带着景央准时出现在俱乐部。
  
  为了谈成生意,抠门的刘不仁居然也准备下血本了,本打算,今天酒水全包的。没想到,刘不仁还没开口呢,江豪十分豪气大方。
  
  “刘老板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刘不仁受宠若惊啊,这还是头一次,出门谈生意,对方还请客。
  
  景央一听就知道,江豪下套呢,可是,她又没办法,只好干坐着。
  
  刘不仁以为江豪是看景央长得漂亮,想追求景央,顺水推舟的人情,他还是会做的,于是,一脸狡诈地笑着,露着一颗大金牙。
  
  “景央,给江总倒酒啊。”
  
  景央:“……”
  
  呵,江豪的脸可真大,还要她倒酒?
  
  江豪就这么笑着看着她,景央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会儿,给江豪倒了一杯。
  
  刘不仁完全不满意,觉得景央这个小姑娘不会来事啊。
  
  “景央,你坐这么远,怎么给江总倒酒?坐过去一点。”
  
  景央:“!!!”
  
  犹豫半天,还是没坐过去。
  
  江豪知道她不待见自己,于是,淡淡道:“没事的。喝一个总可以吧?”
  
  刘不仁推推景央的胳膊:“景央,还不敬江总一杯?”
  
  景央要踢桌子了啊。
  
  呵,左一个江总,右一个江总的,某些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景央站起身来,干巴巴地笑笑,二话没说,一杯洋酒见底,然后说了声“我不舒服,去趟洗手间”,就消失在门口了。
  
  江豪就这么看着她走。
  
  刘不仁来劲儿了,笑嘻嘻问:“江总,我们这个直播平台真的不错的,您要是收购了,景央也可以给您去做助理啊。”
  
  江豪心里苦涩啊,他也想啊,可惜,最近老头子盯得紧,让他把手上的项目先做好,其他的再议。
  
  景央去洗手间,吐了起来。
  
  这洋酒,威力就是厉害啊,真不能这么喝啊。
  
  其实她酒量还好的,放在平时,这也不算什么,可是,今天怎么肚子这么痛呢?
  
  景央走进一间空着的洗手间,一看,要死,大姨妈来了。
  
  大概是回来后,作息变了,所以大姨妈提前来了。
  
  景央最怕来大姨妈,每回都痛得死去活来。
  
  她给刘不仁打电话,打算先走的。
  
  刘不仁忙着奉承江豪,哪听得到手机响啊。
  
  景央只好给江豪发了条信息,意思就是自己不舒服,先走了。
  
  江豪看到信息的时候,大概是五分钟以后,担心景央出什么事,几乎是立马从包间里出来,心急如焚朝着洗手间走去。
  
  他就是逗景央玩的,景央真要是有点什么事,他还不心疼死啊。
  
  等走到门口,他傻眼了。
  
  陈略刚好抱着景央出来,眼神里带着一丝冷意,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江豪心里发寒。
  
  要是被他爸知道,他惹了陈略……
  哎……好日子就到头了……
  
  江豪大概是一时乱了分寸,居然喊住了陈略。
  
  有点不情不愿地问:“陈略,你……喜欢景央?”
  
  陈略没理睬他。
  
  今天不是收拾他的时候。
  
  不过,景央要是真有什么事儿,陈略绝对不会客气。
  
  ……
  
  陈略今天本来是来应酬的,路过江豪他们包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景央的声音。
  
  本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顿下脚步,仔细看了看,还真是她。
  
  瘦削的身子套在职业套裙里,居然在给人倒酒。
  
  陈略的脸顿时就沉下来了。
  
  他陈略都没让她倒过酒呢。
  
  等他和客户谈得差不多了,又见她匆匆忙忙往洗手间走。
  
  陈略皱下眉头来,莫非这丫头还喝上了。
  
  于是,跟客户打声招呼,就朝着洗手间走,倚着门等了半天,也没有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小姐?”拖地的服务员阿姨进去的时候,景央已经痛得晕倒了。
  
  陈略闻声,也顾不得那是女厕所,就这么冲进去了。
  
  景央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完全痛晕过去。
  
  “景央?景央?”陈略抱着她,拍拍她脸,一点意识都没有。
  
  他让张助理跟客户打了声招呼,就抱着景央往外走,顺便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陈略回公司还有会要开,于是,把景央抱到他办公室,顺便让张助理把私人医生叫来。
  
  陈略开着会,心里却是想着景央有没有事,给夏医生发信息,问景央的情况。
  
  【生理期,让她不要喝酒,注意保暖就行。】
  
  陈略莫名地就脖子红了。
  
  那一刻,他清晰地认识到,景央不是妹妹,也不是没长大的小丫头,她是女人,令他心动的女人。
  
  “陈总?”各部门的工作汇报得差不多了,大家都在等陈略的指示。
  
  可是,陈略第一次在开会的时候……分神了……
  
  陈略到底是陈略,翻了翻资料,把问题说了一下,明确指示了下一步怎么走后就散会了。
  
  平时,陈略都会在会议室办一下公,大家都走了,才会走,可今天,他是第一个出会议室的。
  
  底下的人,仿佛看到了一个假陈略……
  
  “陈总今天抱回来的女人是谁啊?”有人小声议论。
  “女朋友?”
  “不可能,以前都没见过。也不像哪个明星。”
  
  “咳咳。”张助理替陈略整理了一下东西,提醒大家,不该讨论的东西,不要在公司讨论。
  
  “张助理,给我们透露透露呗?”市场部的童湘跟张助理套近乎。
  
  陈略公司基本很开放,大家也很服陈略,平时偶尔开个小玩笑,陈略也不会计较。
  
  但是,这次,张助理都知道,那丫头对陈略来说,不一般,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人。
  
  张助理故作神秘:“好好做事,其他的,别问。”
  
  童湘立马就懂了,用手捂起嘴来。
  
  ……
  
  陈略到了办公室,景央还没醒,他也不叫醒她,先办公。
  
  等景央醒来了,环顾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为什么会到这里?
  
  “你醒了?”陈略坐在自己办公椅上,随手翻着文件,随意地问。
  
  “略哥?”景央一脸懵。
  
  噗,她不是在俱乐部的吗?
  
  景央坐起来,觉得不太对劲……
  
  她的记忆瞬间就回来了。
  
  她来大姨妈了……
  
  而且没有带姨妈巾……
  
  更糟糕的是……
  
  她好像弄脏了陈略休息的地方……
  
  她刚想说什么,看见旁边放了一堆姨妈巾……
  
  啊!!!要死!!!这种事,怎么能被陈略撞到呢!!
  
  她觉得这种尴尬程度,完全不亚于……咳咳,那时候她撞见陈略洗完澡出来正打算穿衣服的尴尬程度……
  
  风水轮流转啊轮流转啊……
  
  “里面有洗手间,你不用去外面。”陈略怕她不好意思,低着头看文件,漫不经心地说着。
  
  景央轻轻“嗯”了一声,随便拿了包姨妈巾就去了洗手间……
  
  等她出来后,床单已经换过了。
  
  景央吸了吸鼻子……
  
  该不会是陈略换的吧……
  
  景央回来,坐到沙发上,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陈略让人泡了一壶姜茶,她倒了一杯,慢慢喝着。
  
  挺好喝的。
  
  陈略总算处理完文件。
  
  走过来,背对着她,看着外面的景致,淡淡道:“景央,你就是这样来证明自己的?”
  
  景央语塞。
  陈略懂她。
  她拒绝家里的安排,拒绝骆川的安排,不就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吗?
  
  陈略转过头来,又心疼又无奈,她还小,对职场更是一无所知。
  
  “喝酒能让你学到什么?”
  
  景央忽然就生气了,她是气自己。
  
  她也不想去这样的公司。可是,怎么办呢?A市虽大,圈子就这么大,走哪不都知道她是骆川的妹妹,骆老的外孙女,她不想靠关系都难。
  
  陈略摇摇头:“靠关系有什么不对吗?那不过是让你少走弯路罢了。你好好想想吧。”
  
  陈略也舍不得多说她,说多了,心疼的不还是自己吗?
  
  “走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陈略看她低着头,到底是不忍心。
  
  景央摇摇头,她没胃口。
  
  陈略想摸摸她的头,抬起的手终究还是放下了,轻声细语道:“今天的事,我不会跟你哥说。你要不想去你哥那,我说的话,还算数的。”
  
  景央默不作声点头。
  
  陈略她信得过,他说不会说,就是不会说。
  
  “那还吃饭吗?或者我让人送过来?”
  
  景央选择了让人送过来……她实在没脸出去……
  
  两个人叫了几个菜,在陈略办公室吃。
  
  景央心里十分感激陈略替她想得周到,一扫刚才沮丧的心情。
  
  “略哥,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比我哥还好。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了!”
  
  景央这话,没什么意思,单纯就是觉得陈略对她很好,大概因为她是骆川的妹妹,所以,狗腿地抱陈略大腿。
  
  陈略夹菜的手顿了顿,看了眼景央红彤彤的脸,沉默了几秒,到底是没说什么。
  
  “吃菜。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5、05 撒娇 ...

  傅嘉遇在楼下晨跑的时候,碰到陈略,两人坐在小区的湖边喝水。
  
  “略哥,有心事?”傅嘉遇今天本来是不打算跑步的,一起来,拉开窗帘,看到陈略已经在楼下跑了几圈了。
  
  他还不知道陈略啊,一有心事,就喜欢一个人跑步,不跑上10公里,是绝对不会休息的,这大约跟他当了两年兵也有关系。
  
  傅嘉遇是真佩服陈略,他们这帮人,也就陈略有这个魄力,陈老让他去部队里锻炼两年,陈略二话不说就去了。
  
  陈略现在做生意该果断的时候,绝不拖泥带水的性格,也是那时候养成的。
  
  “生意上的事,还是感情上的事?”傅嘉遇探陈略口风,最近陈略公司里,也没什么烦心事吧,那大概就是感情上的事。
  
  但这又不像陈略作风。
  
  喜欢陈略的女人多,贴上来的也不少,陈略这人,看得顺眼的,送份礼物拒绝了,看不顺眼的,爱搭不理,应该没什么烦心的事啊。
  
  莫非……
  
  “你那战友的妹妹,又给你作妖了?”
  
  陈略战友的妹妹叫赵子琪,大学开始就不好好念书,大学毕业还是陈略费了不少心思的,毕业后,凭着几分姿色,倒是进了娱乐圈。
  
  职场人吃人,娱乐圈就是十倍的人吃人。
  
  赵子琪进了娱乐圈以后,倒收敛了几分,无非让陈略帮忙安排些代言什么的,陈略倒也觉得没什么。
  
  只是上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搞大了肚子。
  
  陈略叹气,总觉得自己没帮到战友的忙。
  
  陈略这个人讲义气,当时在部队,那个战友一直很照顾他,战友在一次抗洪救险中牺牲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赵子琪,陈略就把照顾赵子琪这事儿担了下来。
  
  赵子琪喜欢陈略这事儿,傅嘉遇那帮人都知道。
  
  可惜,陈略挺狠的,明确告诉赵子琪,如果她再没有分寸,就把她送出去。
  
  赵子琪从此收起对陈略那点心思,但一天到晚给陈略惹事,博得陈略的关注,陈略随她去。
  
  陈略喝了口水,淡淡答:“不是。”
  
  这下,傅嘉遇是奇了怪了,那还有什么事能让陈略这么苦恼的。
  
  过了许久,陈略自嘲地笑了笑:“还在想要不要追。”
  
  我靠,爆炸性新闻好不好!
  
  陈略真有想追的女人了!
  
  傅嘉遇立马在他们那个群里宣布了这个爆炸性消息。
  
  徐青第一个在群里跳出来。
  
  【我靠,还有我略哥追不上的女人吗?】
  【略哥,别怂,上啊。】
  
  高原刚睡醒,怀里还搂着个美女,直接把美女晾一边了。
  
  【求科普,略哥最近跟哪个女人见面次数最多。】
  
  【今天开始,去略哥楼下蹲点!】
  
  陈略一笑置之。
  
  ……
  
  傅嘉遇在自己那栋大厦的电梯里遇到景央的时候,也是震惊了不止一点点。
  
  “咦,景央,你在这里上班?”
  
  傅嘉遇和景央没那么熟,语气也没那么亲近。
  
  景央当时跟在她老板后面,弱弱地跟傅嘉遇打招呼:“傅总,这么巧?”
  
  傅总?傅嘉遇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景央这是要折煞谁?
  
  傅嘉遇刚想开口说什么,景央倒先介绍起来:“傅总,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老板,姜文同,姜总。”
  
  “姜总,这是我……以前的客户,傅总。”
  
  傅嘉遇一头雾水,他什么时候成景央的客户了?
  
  景央疯狂地朝傅嘉遇使眼色。
  
  傅嘉遇心领神会,没有戳穿她,正好,电梯到了,跟景央道了别,让她有空过来玩。
  
  景央点头,送走傅嘉遇,才算松口气。
  
  那天陈略批评了景央后,景央认真反思,又重新找了工作,这回,是正儿八经的物流公司,和一些大客户对接的,经常跟着姜文同跑客户,日子还算好过。
  
  最主要的是,没有喝酒那一套。
  而且,景央觉得,姜文同这人还挺靠谱的,就算有应酬,都是挡在前面的,绝对不会让景央一个女孩子上。
  
  ……
  
  傅嘉遇大概是几个人里最闲的了,前脚刚在电梯里遇到景央,后脚已经在群里说这个事了。
  
  他@骆川
  【骆川,景央在我这栋楼上班,你知不知道?】
  
  骆川当然知道啊。
  【嗯,她跟我报备过了。】
  
  【那你好歹给她配辆车啊,从你那儿到这里,不少路呢。】
  
  骆川也很无奈啊,景央没驾照……
  
  【别说了,这两天天天跟她姥爷斗智斗勇,说要搬出来。】
  
  傅嘉遇在办公室拍着桌子笑出声来。
  
  【你还别说,你们家那老头子,也就你妹妹能治他。】
  
  骆川摇头。
  
  可不是?
  
  骆家男丁多,女娃少,亲近的,就景央一个女孩子,全家人疼都来不及,尤其以景央姥爷为首,这不许,那不许,就怕景央在外面吃什么亏。
  
  他们在群里聊天的时候,陈略刚从工厂回来。
  
  陈家涉猎甚广,不过,做文具起家的,陈家的接班人,不管怎么样,陈家的底子不能丢。
  
  在车里,打开群里的消息,微微皱了皱眉。
  
  这丫头,倔是真倔,他都几次三番让她来自己这里,她就是不肯。
  
  景央要搬出来,陈略倒是支持的。
  
  独立不独立是次要的,主要是……咳咳,方便他。
  
  景央要是一直住她姥爷家,陈略还真是无从下手。
  
  “老张,帮我去拍个好的瓷器。”
  
  陈略想了想,自己确实很久没有去拜访骆老了,于是吩咐张助理,准备份厚礼,去看看骆老。
  
  ……
  
  骆家每周五是大日子,不管多忙,必须回家吃饭,这是骆老定下的规矩。
  
  陈略就是挑那一天,去的骆家。
  
  一家子人,早就吃完了饭,围在一起聊天。
  
  “央央啊,姥爷是少你吃还是少你穿了,你非要搬出去?还是,这里谁对你不好?你说出来,姥爷替你做主。”骆老俨然一派一家之主的样子,坐在那里,讨论的依然是景央要搬出去的事。
  
  景央知道来硬的肯定不行,只能软磨硬泡,知道骆老爷子最经不起她撒娇,于是,跑到骆老后面,给他捏肩。
  
  “姥爷,我知道您是担心我,可是,我一个人在英国这么多年,不也好好的吗?我现在上班,住家里,多不方便。”
  
  景央不提还好,一提去英国的事儿,骆老爷子就更伤心了:“哼,你还敢说,那时候让你不要去让你不要去,你非要去。你以为姥爷舍得啊?”
  
  景央笑了。
  
  她姥爷撒气娇来,也是一绝。
  
  一家人,就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
  
  这时,阿姨从外面进来,说是陈略来了。
  
  刚说着,陈略就拎着东西进门了。
  
  “陈略来了,很久没来了吧。”骆老和陈略爷爷是战友,两家交情深厚,陈略以前就常来,后来工作忙了,来的次数就少了。
  
  “正好路过,来看看您。”
  
  骆老让陈略坐,刚想让阿姨泡茶,结果,景央很积极。
  
  “我来我来。”
  
  骆老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陈略啊,你可来巧了,这丫头平时哪干这种端茶倒水的活儿。”
  
  陈略也笑笑,看着景央溜进厨房。
  
  自从景央说要把陈略当“亲哥”,景央还真奉行到底了,在心里,也觉得跟陈略亲了一层。
  
  可陈略心里,却不是滋味了。
  
  他才不想跟她是“兄妹关系”呢。
  
  骆川略有深意地看了陈略一眼,总觉得,陈略今天是特意来的。
  
  景央端着茶出来,放到陈略面前:“略哥,喝茶。”
  
  陈略点点头,端起茶杯闻了闻,除了茶香,茶杯上还沾了她手上的味道。
  
  景央站在陈略身后,像是知道陈略会帮她一样,继续跟她姥爷讨价还价。
  
  “姥爷,不信你问略哥,他赞不赞成我出去住。”
  
  骆老被这丫头折腾好几日了,知道她这搬出去的心意已决,不过是想多留她两日。
  
  “陈略,你说这丫头,是一天天留不住了。这以后要是嫁人了,估计,都不回来看我了。”
  
  陈略端茶的手,顿了顿,没说什么,继续听着。
  
  “姥爷,你说什么呢?”景央抢白。
  
  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哪来的嫁人。
  
  “略哥,你快帮我跟姥爷说说。”
  
  大概是骆老在,景央一派小孩子调调,连带着跟陈略说话的语气,都是带着些许撒娇。
  
  陈略很受用。
  心想,景央要是这么跟他撒娇,自己怕是,她要什么给什么了。
  
  陈略喝看口茶,淡淡说:“我那还有一套房,你要是搬过去,你姥爷准乐意,骆爷爷,是不是?”
  
  骆老一脸笑意。
  
  这景央非搬出去不可的话,陈略这主意倒是不错,有陈略在,骆老也放心不少。
  
  “央央,你同不同意?”骆老转头问景央。
  
  景央想了想,被陈略管着,总比被她姥爷管着强,当下点头。
  
  这下,算是皆大欢喜。
  
  只有骆川,在一边喝着茶,微微瞟了眼陈略。
  
  ……
  
  陈略那套房都是装修好的,景央直接去住就行。
  
  景央当下就兴奋地去收拾东西,明天就搬,骆老怪她小没良心。
  
  景央哄了半天,才算把她姥爷哄好了,上楼收拾东西。
  
  剩骆川和陈略,还在客厅里坐着。
  
  骆川弹了弹半截烟灰,半真半假问:“略哥,你要追的,不会是央央吧?”
  
  陈略知道瞒不过骆川,他也没打算瞒着。
  
  “喊你一声哥,不好吗?”
  
  骆川皱着的眉,算是抚平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陈略才有些担心地出声:“不过我怀疑,央央不喜欢……老男人……”
  
  骆川这样再也绷不住。
  
  陈略也有……不自信的时候吗?
  
  “我等着你喊我哥呢。”骆川拍了拍陈略的肩。
  
  景央的个性,骆川也摸不透,给不了陈略什么建议。
  
  陈略摇头苦笑。
  
  路还远着呢。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晋江文学城”,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9447号-8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