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by一味鱼_楚秉文李瑾瑜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线上皇冠足球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

大小:10.3MB

时间:2018/10/11 14:32:13

内容概述:楚秉文是李瑾瑜的老师,可是他们的关系似乎跨越了那层...

手机APP阅读 16750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楚秉文是李瑾瑜的老师,可是他们的关系似乎跨越了那层界限,他们竟然在课堂上就开始暧昧起来,当着同学们的面,他们是怎样做的呢?非常刺激哦,一起来看看吧!

第九章 课外辅导

李瑾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破事。

今天周六一大早,她本来打算约上路嘉怡出门逛街,还没打扮好,母亲先敲门。

“老师说帮你补习,待会儿妈妈送你去老师家里。”母亲说道。

“其他人去吗?”李瑾瑜赶忙问道。

“去啊,路嘉怡也去。你们今天要逛街是不是?可以让她来咱们家,我载你们一起去。”

李瑾瑜的确感到哪里不对,可又找不到理由拒绝,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过一会儿,她刚刚把准备逛街穿的T恤短裙穿好,路嘉怡蔫蔫地来了,大周末让她补课,太为难她了。李瑾瑜母亲载两个人到楚秉文家楼下,她们到时已经有几个学生在楼底下等了,看上去是班级的前几名和后几名受到了邀请。

楚秉文住的房子是新盖的公寓,发售没几年,小区里遍布绿植,时而能听到鸟鸣,环境非常好。

楚秉文按时开门,等待许久的学生们鱼贯而入。李瑾瑜最后一个进,他朝她意味深长地一笑。

大热天的,李瑾瑜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楚秉文家的装修风格简约却不单调,黑白的主色调混着其他鲜明的亮色。他们是在客厅补课的,电视柜上面挂着一大块白板,每个人都有小板凳,围着茶几坐了一圈。

“今天请你们来,是为了即将要到来的期中考试。我不希望这几位同学被刷下去,”楚秉文看了看倒数的几位同学,目光又一转,“也希望这几位同学的综合成绩可以超过隔壁学校,为学校争光。”

楚秉文一板一眼地说,李瑾瑜越看越觉得不像有阴谋,就放松了心神,信以为真。

楚秉文发了两张试卷,让大家当场做,李瑾瑜做的仔细,里面的题对她来说挑战性不高,第一个交卷。

楚秉文当然立即开始改,她是向来不会让任何老师失望的学生,就算是楚秉文,他作为老师的那一面,对她也十分满意。

整张试卷,只错了两题。一道是多选题少选了,一道是塑造人物手法少答了一点。其实按照分数给分,她是答满了的。纯粹是他鸡蛋里面挑骨头。

楚秉文把卷子还给她,改接下来其他学生的试卷。其他学生的试卷就惨不忍睹多了,除了李瑾瑜,最好的一份试卷,也错了五道题。

“这两道题,包括李瑾瑜,也包括二班的王博宇,你们全部都答错了。”楚秉文拿出试卷开始讲。

王博宇本人,李瑾瑜并不相熟,他们之间没有说过几句话。可这个名字,李瑾瑜见过无数次。

每一回贴在公告栏上的成绩单,第一名是她,第二名便是王博宇。他们有些时候仅一分之差,分数相差再远,也就是十分左右。

王博宇没有超过李瑾瑜一次,李瑾瑜不知道他的心态如何,但她一直在暗爽。

楚秉文讲完了题,又讲了讲最近的几张卷子,两个小时很快过去,学生们收拾随身物品准备离开。

“李瑾瑜留下。”楚秉文说道。

“啊?”李瑾瑜以为今天是虚惊一场,正想溜之大吉。

“这里有一张比较难的卷子,你把它写了,试一下你的上限多高。”楚秉文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张卷子。

路嘉怡怜悯地拍拍李瑾瑜的肩膀,留下一句“我去告诉阿姨晚上你自己回”,就赶忙离开,生怕楚秉文也把她留在这。

楚秉文把门关了上锁,请她去书房。李瑾瑜不肯,他一个横抱把她强行搬运到房间里。

不知他是否故意,书房里就一个大的办公椅,楚秉文坐在办公椅上,把她禁锢在怀里。

“别挣扎了,好好看题。”楚秉文比李瑾瑜高许多,把她圈在怀里轻轻松松,他递给她一支笔,自己也拿了一只。

“楚秉文!你就计划着这个是吗?”李瑾瑜怎么可能认真看题,他的手钻进了她的内裤之中,那支笔在她的R尖打转。

“嗯?计划着什么?”她从来敏感,湿润得极快。他的手塞进她的里,寻找那一处颤栗。

楚秉文对这个地方记忆犹新,无需太过费劲,她便喘息起来。李瑾瑜忽然下体一紧,楚秉文好像塞了什么进去。

“错一题,高潮一次。”楚秉文轻轻咬她的耳朵。

他终于停下,正襟危坐,柳下惠一般。李瑾瑜凝神看题。这些题的确比她惯常做的刁钻许多,她都要质疑他是不是拿高考难题合集混在一起为难她。

李瑾瑜体内有异物抵在那一点上,她专注力本就被分散许多,更别说她还坐在这个男人身上。

她强迫自己认真,接着时时输给了这个男人的呼吸、手指轻敲桌面或是他转笔的声音。

度日如年,她终于做完,跳下椅子,站在书柜前扫视。楚秉文拿起来改,时而皱眉,时而展眉,她的注意力全在他的身上。

“错了四题。”

这已经大大超乎他的想象,如她所料,这的确都是一些重难点题。他要这一套题的时候,老教师跟他说过,上一届的状元第一次做这套题,错了六道。

她不愧是她。

楚秉文第一次有身为老师对学生的自豪感。

李瑾瑜则被四次*的惩罚唬住了,撒腿就想往书房外跑,不料楚秉文的跳蛋可以远程遥控,他把遥控器调到最大档,她迅速瘫软在地毯上。

“不要乱跑嘛。”楚秉文把她抱怀里坐回椅子,她的腿被他轻易分开,他的手钻进她的内裤里。T恤也被撩开,楚秉文单手解开她的内衣,手指按压挺立的*尖。

“啊……小*……求你……别这样……”她第一次感受*的震动。她小腹一阵一阵收缩,双腿止不住地抖。

顷刻间,天地翻转,海水倒灌,山川和平原相融成为一摊泥土,湖泊干涸,又被倾盆的雨水注满。

过了一会儿,太阳斜射映出霞,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忽有鸟鸣,独有鸟鸣。

她大声喘气,再没有力气与他抗争,倚着他。

“没想到你泄的这么快。”楚秉文暂时把*关上,给她一会儿时间休息。

过了约二十分钟,李瑾瑜恢复了一些,骂他道:“混账。”

楚秉文不怒,他揉乱她的头发。

“有力气骂我了,很好。”

他像是在丘陵洞*之中筹谋给猎物致命一击的腹蛇。

“这就是说,我们可以开始第二次了。”

她体内的跳蛋嗡嗡作响。

“你还欠我三次,不要忘了。”

第0012章家长会结束后

“你说什么?”楚秉文眼睛眯了起来。

“我问你呢!”李瑾瑜笑容灿烂。

楚秉文一侧嘴角弯了弯,抱住她的腰便C了进去。

“胡闹也要有个度。”他知道她哪个点最受不了,便故意去磨她。

她顿时娇喘出声,身子软下来,声音娇娇柔柔的,再没了之前的硬气。

“说……说好让我来的……呜……”她小X被磨得难受,自己前后蹭起来。

“嗯?现在谁是小货?谁是小货的老公?”他磨着她的那一处,就是不顶她,扶住她的腰任由她蹭,她动作一大,便被他按回去。

“我……我是小货……你……动动……”李瑾瑜欲哭无泪,她想他赶紧C她,再怎么恶狠狠地贯穿她也没问题。

“来,叫声老公听听。”他诚心想逗她。

“楚秉文,你别得寸进尺!”她小脸皱起来。

“叫不叫,不叫我就不动了。”他耍起无赖来。

“你……”李瑾瑜又羞又恼,气不小声喊他,“老公……”

她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完,楚秉文便开始抽送,字的尾音一转,变成粘腻的娇吟。

“宝贝真乖。”楚秉文那么C干了几下,又嫌使不上力,转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二人的连接处遍布水迹,顺着他们的动作滴落在驾驶座上。

狭窄的空间里,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喘息与交合声。

她正面对着他,她所有表情都在他的眼前。

此刻,没有虚情假意,也没有装模作样。她白天表现在每个人眼里的假面被彻底撕碎。

她充满情欲地看着他。

眼里只有他。

“错了吗?”楚秉文低笑道,她柔软的臀部被他肆意蹂躏,揉圆捏扁,形成各种形状。

“错了……呜……”她小X在被他顶着,他的眉眼离她极近,她知道他在看她,臊得不敢睁眼。

“哪儿错了?”楚秉文完全是故意的,李瑾瑜想使力去打他,一睁眼又软在他一次C弄里。

“我不该皮的,我错了,我乱说话……”李瑾瑜讨好他,“你才是老公……”

“宝贝,再多叫两声老公。”明明不是什么特别超乎他想象的*言浪语,却十分受用。

“老公……”

李瑾瑜从前一直以为,自己的这一面不会被任何人发觉。

她也绝不会轻易暴露出来。

她以为她会如她所想,读重点高中、大学,可能读个研究生,找一份轻松但是体面的工作,嫁一位温柔谦逊的男人。

她可能结婚之后会学园艺,她喜欢照顾植物,从小到大都是。若不是学习实在忙,她会现在开始学吧。她想养一只猫,它不会像狗那么闹腾。

她的丈夫是十足的绅士,他在床上甚至都不会说一句脏话,她在床上也会乖顺地称呼他为“先生”。

不会越界,不会有罪恶的欲望,不会担心暴露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不会有爱情。

李瑾瑜一向不相信爱情,她觉得这是虚妄的,它极易变质、贬值,随随便便就会消磨。

任何持久的、相互的爱情,在她看来都是侥幸。

或是说,都是金字塔顶端的那一批爱情。

她无法忍受曾经燃烧着的感情因为状态的转变而消逝。

她全身心地抵制它。它无法用理智去思考,不能用公式简单地说明,也没有不会出错的攻略。

她无法想象造物主是怎么允许它出现的。

她更讨厌的是放纵本身。

就如同楚秉文跟她现在的状态,让她很不安。

他不是能被她轻易C控的人,她也不是会就这么被他牵着鼻子走的人。

没有示弱者。

当然,她自己在混乱中,也在享受这种不安。她未曾有过如此强烈的未知感,这居然让她着迷。

“是老公把你C得爽到出神了?挨C都不认真?”楚秉文冷哼道,他发现她走神了。

“啊……不是……呜……你轻点……”

楚秉文第一次幼稚地觉得这是对自己性能力的蔑视,也不管她求饶求得多恳切,再不留情地大力C干她的小X。

“呜……啊……老公……小X要被老公C坏了……”李瑾瑜的浪叫越来越得心应手。

“对你温柔一点你就走神?小浪货就是喜欢被老公粗暴地干是么?”她的双腿被他搭在他的肩膀上,李瑾瑜的腰微微悬空。

他在用很耻辱的方式C她。他的眼睛在看着她羞耻的样子,她两颊通红,在他的注视下说出那些*言浪语,对李瑾瑜是太大的刺激。

“啊……小X……小X好爽……小浪货就……想要被老公的大**粗暴地C干……”李瑾瑜睁开满是情欲的双眼,她想要被他注视。

“小货……”楚秉文口中吐出的热气全数扑在她的耳边,“看来对你好一点还不行了,就应该用大**把你的小XC坏。”

他不断往李瑾瑜的小X里撞,他的手捏住她的小R头,两只手指在上面摩擦,又轻轻地按过她的R尖。

“啊……C坏我……呜……老公……C坏我……”

李瑾瑜的R头敏感得要命,本来就在临界点,又被这样玩弄R头,她自然没有忍受住那山雨欲来的快感。

“被C坏了……呜……老公……”

她的双眼看着他的眼,紧盯着,像是要把他吃下去一般。

这让他更想吻她。

她的双唇近在眼前,被欲望支配得染上赤红色。她的小舌曾经在他的下身辛勤耕耘过,柔软至极。

这居然让他想入非非,没有意义的妄想充斥了他的脑海,他在考虑她的津液会否是甜的?

他太想不管不顾地吻下去了,可这场游戏,若是他先下口,便是他先认输。

他不想看她得意忘形的那副德行。

楚秉文吻上她的脖子,接着逐渐往下,在她的双R舔吻,下身越C越狠,像是真的要把她C坏似的。

终于他S了出来,白浊液体尽数泄在她体内。

在车里的性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刺激,反而两个人都觉得累的慌,肌肉也酸疼酸疼的。

楚秉文把座位调整回去,李瑾瑜也爬回自己的副驾驶座。

“C,以后再也不玩车震了。”李瑾瑜一边穿衣服,一边按摩自己的肩颈。

而楚秉文,尽管他觉得有些酸疼,也尚悠然自得。健身房可不是白去的。

“小孩子不要说脏话。”楚秉文不忘教训她。

“刚才C我的时候谁*着我说的来着,拔屌无情啊?”李瑾瑜鄙夷地看他。

“对,拔屌无情。”楚秉文一向脸皮厚。

“滚,送老公回家。”

他看她累坏了,这时候也不逗她,配合她说:“好,您给我指个路?”

第0013章课堂上

他的手正在一寸一寸地伸进她的裙子里。

李瑾瑜没想到他如此大胆。

他刚刚进教室的时候还是一切正常,说数学老师去省外学习了,他们的周测由他来代替监考。

这是常事,不想他把她点名叫上去,让她在黑板上做题。

美名其曰她会是标准答案。

李瑾瑜当即觉得不对劲,可想到课堂之上,他应该也不会过分大胆。

谁知他站在她身后,斜倚着讲台,手中拿了份试卷作掩护。

就这样正大光明地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

李瑾瑜害怕底下低头做题的同学听到响动,丝毫不敢挣扎。

“你疯了?”李瑾瑜小声呵斥。

“一个星期没碰你了。”楚秉文振振有词。

李瑾瑜仔细想来,的确如此,她母亲给她请了家教,这个星期一下课就要回去上课。周末更是了,连和路嘉怡逛街的时间都没有。

“我妈给我请了家教,”李瑾瑜无奈跟他耳语,“就连路嘉怡我都一个星期没跟她出去玩了。”

他的大掌伸进丝袜,在她的臀肉上缓慢揉捏,她知道随时有可能被看见,身体紧绷着。

如果她坐在讲台下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楚秉文比她高上许多,也壮上许多,今天穿的外套也是松松垮垮的休闲款,整个人从后面遮挡住了她。

再加上讲台的遮掩,其实安全得很。

这些楚秉文都曾有考量。

“这个周末,周末好么?”李瑾瑜嫌他急色,可在他手指的催动下,她的小X也湿透了。

“不好。”楚秉文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

他不是不考虑她的感受,他看上去强势,其实没有一次真正地强制过她。

她若真不觉得爽,他便会即刻停手。

她也渴望着,渴望着他的玩弄,渴望着他的羞辱,渴望和他粗暴地性爱。

楚秉文太清楚这一点了。

她什么都不知道,被他遮蔽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楚秉文的手钻进她的内裤里,沾上她湿滑的粘液,玩弄她的小YD。

她回头瞪他,得到他极具侵略性的眼神回敬。这让她更加湿润,她内心也想要刺激的性爱,她自己知道。

他总是能满足她。

看穿她浮于表面的矜持假象,毋庸置疑地首肯她是荡妇这件事。

在她规矩的及膝长裙之下,是她那*乱、沉湎于欲望的罪恶灵魂。

只有他知道。

他的手指更加放肆,一根一根挤开她紧致的X肉,C进她的里面。

李瑾瑜在试图集中注意力写题,但很快她就不知道自己写的是数学还是英语了。

他的手像是被施过魔法,总是能轻易把她沉寂的欲火点燃。

紧接着星火燎原。

“啊……呜……轻点……”她双腿发软。

“李瑾瑜同学,好好写题,不要开小差。”楚秉文严肃地在她耳边提醒。

手指则和嘴上说的不同,他的动作更加让她难耐,两根手指在挖着她的敏感一处。

“啊……对不起老师……”

李瑾瑜艰难地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公式。

这道题不难,如果他不捣乱,她只需要五分钟便能解出来。

其实,只要他不捣乱,这张卷子她都可以提前班级里所有人二十分钟交卷。

只要他不捣乱……

“啊啊……别顶这里……”

李瑾瑜欲哭无泪,她无法抵抗他的手指带给她的快感,这份快意比她自己带给自己的都要清晰。

他的手指模仿性交的动作一次又一次顶在她的敏感一处。

李瑾瑜小X一收一收地在吸他的手指,拿粉笔写题的指尖也不住地颤抖。楚秉文不禁想到她的小X往常也是这么吸他的**的。二人之间,欲望升腾。

她把身子的所有力气压在黑板上,喘息中带着哀求。

“我……我要不行了……唔……”李瑾瑜小X痒得难受,小腹一热。

楚秉文知道这是她快要到的前奏,手指速度加快了许多,一些水声滋滋作响。

“空调又开始滴水了?”班级里的一些学生抱怨道,“不是才修好的吗?”

李瑾瑜听到同学的抱怨,心一惊,慌乱之中楚秉文手指带来的快感愈加强烈,她绷直了身体。

接着她咬住自己的手臂,留下一道淡粉色的齿印,这才没叫出声来,最多只有牙缝泄出来的小声哼哼。

他收回手,厉声提醒道:“还有十分钟。”

讲台之下,学生们略有躁动,紧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在赶着写题或是检查。

李瑾瑜回头想给他翻白眼,不想正好看到他修长手指上泛的晶莹,他两只手指打开,中间还拉出一道令她羞愧难当的*丝。

他当着她的面,两只眼睛像是饿狼看猎物一般地看向她,他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自己的手指,像是上面的液体是什么珍馐美馔。

他直勾勾地看她,李瑾瑜的呼吸骤然加重。

她又湿了。

她赶忙回头做题,生怕被他发现有任何异常,更怕他再有任何不轨。

下课铃响的前一秒,她放下粉笔,看也不看他一眼,回到座位上。

路嘉怡小声问她:“你是不是怕被他们抄,所以写这么慢的?”

李瑾瑜暧昧一笑,点点头。

“我就知道!”路嘉怡以为她的笑容是认可。

“李瑾瑜同学答的内容是标准答案,你们对照改一下。试卷自己收好,等你们赵老师回来讲评。”

楚秉文说着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眨了眨眼,跟她笑了笑。

李瑾瑜以为这不过是挑衅,没当回事,等回到家之后,才听到母亲传来的噩耗。

她坐在餐桌上,久违的她父母亲都没有应酬,三人一同吃饭。李瑾瑜向来沉默,尤其在父母面前。

“瑾瑜啊,你们班的楚老师对你蛮好的哦?”母亲问她。

李瑾瑜做贼心虚地心脏一缩,清了清嗓子,“还可以吧。”

“你那个作文老师我觉得水平不行,不如你们楚老师。哎呀,要不就请你们楚老师来家里给你讲作文吧?”母亲喝了口汤,灵机一动。

“不好吧,楚老师不同意怎么办。”李瑾瑜想到楚秉文今天白天的所作所为,她就不寒而栗。

“这种事你不用担心。”李瑾瑜父亲发话了,她对父亲尤其敬畏,闭上了嘴。

“那我给你们楚老师打电话啊,都怪我早没想到。”李瑾瑜母亲滑开手机锁屏。

“现在哪个老师不挣外快的,你非去外面请,那些老师水平参差不齐的。”她父亲埋怨道。

“没想到这个嘛,”她母亲把电话打了过去,“喂,楚老师啊,对,我是李瑾瑜妈妈……”

李瑾瑜不想听到任何再关于楚秉文的事,不想看到他小人得志的那副嘴脸,把筷子一放。

“我吃饱了。”

她把嘴巴一擦,缩回房间。

房间极静,她缩在床上,有一种山雨欲来的错觉。

第0014章

这一切当然都是楚秉文安排的。

他恰巧转了一篇关于教师生存不易的文章到公众号,又恰巧从李瑾瑜母亲的朋友圈发现她在找作文老师,接着恰巧晒出他当年高考作文满分的事回忆当初。

一切都是巧合,至少看上去是那样的。

楚秉文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书房读书,卡夫卡的《城堡》他读到第二十章,培枇和K在争执,K说:“这就好比我们两人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像弗丽达那样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

他赞同这一点,目光正要往下扫,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李瑾瑜的母亲打来的电话,他不用看就知道。

楚秉文合上书,清了清嗓子,接过电话。他尽力确保自己语气平淡、疏远而专业。

“喂,您好,我是楚秉文。”

如他所料,他轻松地接任了李瑾瑜的家教,对方开出的薪资也远远高于市场价。

他像一只在黑暗中捕食的猎豹,在草原的遮盖下,只露出一双危险的眼睛。他伺机而动,能在一刹那咬住猎物的大动脉,将猎物制服。

周末的早晨,意外的阳光明媚。

楚秉文理所当然地来到李瑾瑜家门前,正好是约定的点,不早不晚。李瑾瑜和她的父母都在,她父母刚刚用完早餐,正准备出门。

他看了看,包子和豆浆,很寻常的早餐。

他虽然送李瑾瑜回家过,但是是第一次进到她的家里。李瑾瑜父母都有点小钱,家里装修很有质感,客厅也算得上十分宽敞。

见他来了,李瑾瑜母亲想招待他吃早餐,从厨房拿出碗筷。楚秉文自然推脱,她母亲也不强迫,把碗放在桌子上。等李瑾瑜父母走了,他才在餐桌边坐了下来。

“你是怎么蛊惑我妈的?”李瑾瑜大口喝着豆浆。

“你妈自己找我的,怎么就成我蛊惑你妈了?”楚秉文非常自来熟地坐下,倒了豆浆,掰开一个包子,“哟,还是叉烧馅的。”

“你刚刚说不吃,现在又来抢我包子?”李瑾瑜气鼓鼓地看他,从他手里抢了半个走,“肉包都给你,叉烧包不许抢我的。”

楚秉文一向觉得她的小模样很可爱,只是不曾看见过可爱成这样的一面。李瑾瑜唤起了他少有的温柔,另外半个也放进她碗里。

“我们的时候,你不也喊着‘不要不要’,最后爽得叫老公?”楚秉文说这种话从来面不改色。

“吃你的肉包!”李瑾瑜狼吞虎咽。

“急什么,”楚秉文轻笑,“我们有的是时间。”

李瑾瑜警觉地远离他了一些,“你,你想干嘛?”

“干你,”楚秉文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干一整天。”

“你……不能拿了钱不办事啊,”李瑾瑜声音弱了许多,“你有没有职业精神啊!”

“我会好好教你的。”楚秉文笑得奸诈。

李瑾瑜喝了一大口豆浆,逃命似的去卫生间洗手,见楚秉文没跟过来,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啊!”她绝望地感叹道。

“引狼入室?”楚秉文的声音离得很近,就在卫生间外面。

“你走路没声音的?”李瑾瑜被吓了一跳。

“本狼入室,当然没有脚步声。”

楚秉文把卫生间的门拉开,李瑾瑜吓得想往后逃,被他一把拉在怀里,接着按在墙上。

楚秉文低头看她,她也不服输地抬头瞪他。两个人离得极近,互相能听见心跳,鼻息也在二人之间缠绵。

他只需一低头,就可以轻松吻住她的唇。

楚秉文知道她的诡计,他是一个高傲的赌徒,权衡后的下注从来没有输过。

他手指轻轻抚摸她的下巴,最后还是没有吻下去。

楚秉文张了张口,好像把什么话吞了下去,说道:“洗完手就赶紧去房间待着,把最近几张语文试卷拿出来。”

“你还没洗手,别碰我的脸。”李瑾瑜到洗手池抹了好几下下巴,直到觉得楚秉文可能要动怒了,才吐舌头先回了房间。

她的下巴仍有他触碰过的余热,清晰、明了。她的心跳太快,以至于她深呼吸好多下,才能放平心思。

楚秉文刚才差一点就要吻她了。

李瑾瑜对他的吻也期待许久,那薄薄的时常抿成一条线的唇,亲上去会不会异常的软?

她从书桌里翻出试卷,又从书包里拿出笔,说服自己冷静。

楚秉文是第一次进她的房间。

和他想象的一丝不苟的风格不同,她的房间非常可爱。

粉色的壁纸,蕾丝花边的床帘,床上的床品印着樱桃的印花。飘窗上放了白色的地毯,一排玩偶成列。

她的床上有一只棕色的小熊,看起来是她偏爱的一只。

晚上应该会抱着它睡觉吧。

他没想到她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他猛然惊醒,原来她还只是个高中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只是个孩子。

这并不会让他有任何罪恶感,只是越觉得她可爱。

“看什么看,没进过女生闺房啊?”李瑾瑜斜眼看他。

“没进过。”楚秉文实话实说。

他把门锁锁上,坐在李瑾瑜的旁边。她的书桌不大,两个人并排坐的话,免不了有意无意的肢体接触。

她把试卷摊开,撑着脑袋。

“讲吧。”

楚秉文若有若无地扯着一丝笑意。

“作文的技巧我想你都清楚,缺的是那么一点真情流露,”楚秉文也撑着脑袋看她,“现在,我对你做的所有事,我让你做的所有事,你的内心感受,都要说出来。”

“什么?”李瑾瑜不可思议地看他。

“如果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做,你说的内容不符合你的内心真实感受,或是胡乱编造。只要我发觉有任何一点可能性,我就打电话给你母亲,告诉她你不配合我的工作。”

“你……”李瑾瑜哑口无言,他要是真的打电话给她母亲,她得大难临头,在父母面前的乖乖女人设也要崩。

“现在,把衣服脱了。”楚秉文薄唇微张,舌头舔了舔嘴唇,像是毒蛇在吐信子。

“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第0015章

“我在……脱衣服。”

李瑾瑜慢慢地褪下自己的衣服,她的睡裙里面只穿了内衣内裤,她犹豫要不要把内衣裤脱下的时候,楚秉文适时地补了一句。

“脱光。”

她一点一点地把内衣扣解开,两团浑圆露了出来,接着是内裤。不曾在这种情况下赤身裸体,她非常不习惯地用手掩住。

“现在,告诉我,我在做什么。”

楚秉文的手抚摸她的脸颊,轻轻挠她的下巴,像是在逗猫。

“在摸我的脸。”

“什么感受?”

“有点痒。”

楚秉文的手往下,两只手握住她的浑圆,两根手指夹住她的R头,前后碾动。

李瑾瑜一怔,全身过电,下体湿润得极快。

“告诉我,我在做什么?”楚秉文惩罚似的拉扯她的R尖,“不要再让我提醒你。”

“在……玩我的R头……”

“感受呢?”

“痒……”李瑾瑜咬了咬唇,“还想要更多……”

“哦,是发情了啊,”楚秉文直勾勾地看她,“被玩R头就发情了,小瑾瑜果然很*荡啊。”

“呜……”那双手还在不停地抚摸她的小R头,手的主人嘴里说出来的话也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怎么?不乐意?那你自己来吧,”楚秉文像是很民主地放开手,“一边揉自己的小R头,一边揉你的小YD。”

李瑾瑜愣了愣,手指不由自主地听命。她熟知如何让自己愉悦,很快便娇喘连连。

她感受到楚秉文的视线,自知自己忘了什么,连忙说道:“我在……揉自己的小R头和小YD……很爽……但是……”

“啊……小X……好想要……呜……只是YD……不够……”

她的声音遍布带着媚意的喘息。

“跪在地上,给我舔。”楚秉文把椅子的软垫扔在地上,把皮带解开,他的性器已经被刚才香艳的一幕刺激得充分勃起。

李瑾瑜乖巧地跪坐在地上,两只手握住他的**,她毫不犹豫地在他的龟头上舔吻,留下泛着光的*靡液体。

不待楚秉文下命,她便含了进去。她的小嘴只能大致含进去一些,楚秉文不急着深喉,他知道这会让她不太舒服。只是居高临下地看她,抚摸她的头发,任她舔吸。

过了一会儿,他抽出**,轻轻拍打在她的脸上。遍布青筋的丑陋性器拍在她的小脸上,实是一副无比下流的画面。

“想要么,告诉我。”

楚秉文问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已经确认过它只会得到唯一的答案。

“想……”不仅是楚秉文憋得久,她也许久没泄了,“想要老师的大**……C进小X里来……”

他将她按在床上,动作粗暴却一只手在下护住了她的脑袋。

李瑾瑜的小X泛滥成灾,根本不需要他再做扩张。

他把**抵在她的小X口,细细地磨着。

不等他发问,李瑾瑜便清楚他的意思。

“小瑾瑜……小X好痒……想要被老师的大**……填满……”

“看着它。”

楚秉文在她耳边发令,她条件反S地睁开眼睛,楚秉文的**在她的X口,她的小X正一张一合地迎接它的进入。

这让她看起来尤其欲求不满,李瑾瑜羞红了脸。

他并没有故意折磨她,逗了逗她便来真的,抱住她的腿C了进去。

李瑾瑜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内壁与楚秉文性器的摩擦,他在她的里面撞击着,研磨着她的那一处。

这不止让她快感强烈,更让她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安全感,在此刻他只是她的,欲望也好,本能也好,他全身心都在她的身上。

“啊……要被老师C坏了……好爽……呜……小母狗的小X要被C烂了……”

她的叫床声总是带着哭腔,这让他的施虐欲望疯涨。他想玩坏她,想蹂躏她,想让她臣服于自己的身下,对自己给予的性快感上瘾。

他令人发指的占有欲在此时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地引出他的黑暗面。

“再说一遍,你是什么?”

这样的自称让他的**更加挺立一些,他在她的敏感处狠狠地摩擦。

“我是……是老师的小母狗……呜……”

李瑾瑜说出这个字眼时,小X也猛地收缩了一下,她也因为这羞人的称谓感受到极大的满足。

“对,你就是老师用来泄欲的小母狗。”

楚秉文接下来的每一次撞击都顶在她的子宫口,每一下都顶得她一阵战栗。

“呜……小母狗的小X……不行了……”

李瑾瑜颤抖着夹紧双腿,快感从小腹遍布全身,直到大脑。她哭喊着泄了出来,小X里一道液体喷S在他的腹部。

“小货被C得潮吹了啊,”楚秉文笑了笑,手指沾了些伸进她的嘴里,“舔舔你S出来的水。”

李瑾瑜刚刚将他的手指舔干净,他并没有给她再多休息的时间,把她翻过身去,从后面接着C干起来,“时间还早。”

刚刚高潮的小X正敏感得厉害,他不断地攻击她的每一处,她便整个人溃败,只能哭叫着讨饶。

不知道她泄了多少次身,楚秉文终于S了出来,大股大股的白浊液体喷S在她的体内,他满足地挺进最后一下,退了出来。

李瑾瑜再无力气,瘫软在床上,楚秉文则饶有兴致,悠哉悠哉地走到浴室给她放水洗澡。

“你自己走得了么?”楚秉文回到房间,一只手扶着门框问她。

李瑾瑜要强地下床,刚想往前迈步,脚一软。她还以为要摔了,刚想闭上眼睛认命,不料被那个男人拉入怀里,还把她横抱起来。

“在我面前逞什么强。”楚秉文把她抱进浴室,浴缸不大,李瑾瑜只能坐在他的怀里。

“你今天怎么那么饥渴?”李瑾瑜抱怨道。

“谁叫你让我憋那么久的?”楚秉文的手缓慢地分开她的双腿,“张开,我看看。”

“你干嘛?”李瑾瑜警惕地合上腿。

“把里面的精液弄出来,顺便看看你的小X有没有红肿,严不严重,需不需要涂药。”楚秉文耐心地解释道。

李瑾瑜微微张开双腿,她的小X的确肿了,小X口红红的一片,看上去十分委屈。

楚秉文的手指小心翼翼地伸了进去,很快带出了一股一股的白浊液体,液体和浴缸里的水混合,给人一种浮想联翩的*靡。

他确定清理干净了,才把水放掉,又接了水。温热的池水让李瑾瑜犯起困来,她刚刚太累了。

“想睡就睡一会儿吧,睡醒了我再给你讲作文。”

这是李瑾瑜最后听到的声音,接着她陷入了一片黑暗,安稳地沉睡下去。

第0016章吃醋

李瑾瑜很后悔做出下课去办公室找楚秉文的决定。

她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实实在在地质疑自己的性吸引力。

办公室门是大敞着的,入秋没有开空调的必要,时常开着。

李瑾瑜往里探头。

楚秉文在里面坐着,旁边趴在桌子上的,是孙婉。

如果是其他任何人,李瑾瑜都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为什么是孙婉。

她本不应该对孙婉有那么大敌意的,孙婉是班上的英语老师,隔壁班的班主任。

李瑾瑜从前很欣赏她,一头棕色卷发,身材极好,长相也十分艳丽。她的眼睛眼尾是向上翘的,像一只猫,她的妆容一向精致,容不得半点缺陷。

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女人味,喜欢穿包臀裙。孙婉说话总是优雅而迷人,不会有任何失礼之处。一举一动,皆是风情。

孙婉和楚秉文,一直被人在传绯闻。孙婉早楚秉文一年来学校,虽是如此,却年纪相当,二人一直被学校里的学生与老师调侃,说是他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此时,楚秉文正和孙婉有说有笑,孙婉趴在他的办公桌上,胸离他极近。就像那日她在办公桌前勾引他时一样。

与她不同的是,孙婉更加具有诱惑性。

李瑾瑜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上前质问。她走了两步,又退了回去。

她忽然意识到,她没有立场质问他。

当初“炮友”两个字是她说出口的,她跟他除了性的关系以外,也就是老师与学生。

可她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拧着疼。她本是一滩平平静静的水洼,奈何有人将偌大的石头往里砸,惊起小小一滩里的惊涛骇浪。

一切事物在忽然之间冒出极猛烈的不真实感,她的心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拉扯,就要撑不住,整个裂开了。

李瑾瑜忍住眼泪,一点一点地往回走,她脚步很轻,在吵闹的走廊中像个异类。

她想要报复。

不是那种让楚秉文身败名裂的报复,她只想要他也体会这种疼痛。

如果他也会疼的话。

李瑾瑜脑子里不知为何冒出这样一句。

她惊觉,如果楚秉文对此毫无感触,那她不是一切都白费了?

她只会像个笑话。

李瑾瑜也在赌,赌他在乎。

两天后,李瑾瑜逮到了机会。

李瑾瑜虽然打扮规矩、古板,可长相在那,也因为轻言细语,不会不给面子,经常有人表白。

她时常会以学习为名婉拒。

课间休息的时候,赵元杰来找她。下一节课就是楚秉文的课,她灵机一动,跟赵元杰聊聊也不错。

其实她拒绝过赵元杰一回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来找她。

赵元杰长相并不差,穿着打扮也很跟得上潮流,经常会被女孩子表白。性格很外向,是校篮球队的主力。

可偏偏不是李瑾瑜的口味。在李瑾瑜看来,他愚蠢又不自知,智商低又没分寸,除了皮囊以外,没有任何可观之处。

很不巧,赵元杰则是越挫越勇的类型。

李瑾瑜越不理睬他,他越想得到她的青睐。

她在此之前只把他当做甩不掉的牛皮糖,外加只有一腔热血容易冲动的愣头青。

没想到他今日会有此妙用。

“阿瑜,我好久没来找你了,有没有想我?”赵元杰一只手靠着走廊的围栏,问她。

李瑾瑜皱了皱眉,为了自己的报仇大计,她必须忍下来他的油腻情话。

“说的是,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李瑾瑜抿出一个羞怯的笑。

赵元杰当即看呆了。李瑾瑜对他一直冷冰冰的,何曾说过这么暧昧的话语。他以为是自己的真心打动了她。

“之前校篮球赛太忙了,我这不是一空下来就来找你了。”赵元杰挠挠脑袋,露出少见的憨笑。

“赢了吗?”李瑾瑜问他,顿了顿补充解释道,“我一直忙学习,没有注意过。”

“当然赢了,有我在还能输?”赵元杰自豪地说。

“真厉害。”李瑾瑜淡淡地笑着,在用略带崇拜的眼光看他。

“小意思,”赵元杰没想到李瑾瑜态度变化这么大,“那,阿瑜,这个周末能一起去图书馆吗?”

李瑾瑜踌躇道:“我不清楚我妈妈会不会放我出来,你把时间地点发微信给我吧。”

这已经算是有意向了,赵元杰内心欢呼,苦日子到头了。

正巧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响。楚秉文从办公室走过来。

李瑾瑜目光扫到,嘴角轻轻扯了扯。她犹犹豫豫地看赵元杰:“要抱一抱吗?庆祝你篮球赛胜利。”

这对赵元杰来说仿佛过年,他毫不犹豫地抱紧她。她头发的清香在他的鼻腔环绕,她柔软的一处也顶在他的胸膛上。

李瑾瑜佯作害羞地推开他,实则是为了自己的人设,她不想为了报复楚秉文,被同学看到这一幕。她推开赵元杰,也显露出她是被强抱的。

而在赵元杰看来,她就是害羞罢了。

李瑾瑜回到教室刚刚坐好,楚秉文便进到教室里来了。

他黑着脸,看上去很不高兴。李瑾瑜偷笑,看上去他的确是把那些看得真切。

楚秉文的确看得真切,他很生气。他很久没有这种感受了,他想把那个男生约出来狠揍一顿。

楚秉文自从成为成年人,就没有再这么冲动了。

他不知道李瑾瑜为什么含羞带笑的,像两个正当青春期互相暧昧的少年。

两个人的状态,让他嫉妒。

不是因为李瑾瑜和那个男生拥抱他才气成这样,而是他们俩之间的青涩和纯粹,让他有一种自己十分低劣的感受。

他对李瑾瑜是满满当当的性欲,旺盛的占有欲。他无法给她的爱情,赵元杰能轻松做到。

实际上,就算是李瑾瑜亲口告诉他她和别人有性关系,甚至和别人在他面前,他都不会气成这样。

楚秉文内心深处在害怕。

其他任何事物,钱财也好,性爱也罢,只要是他能给予她的宠溺,他都不畏惧别人会超过他。

只有爱情。

那是他没有的,十分珍贵的东西。

如果她想要,他给予不了。

暂无资源敬请期待!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9447号-8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