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总裁自恋是种病小说_总裁自恋是种病顾兰清霍砚

pk10冷热号走势图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

大小:13.3MB

时间:2018/10/23 17:44:04

内容概述:“澄澄”最新著作的都市言情小说名字叫《总裁自恋是种...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4612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澄澄”最新著作的都市言情小说名字叫《总裁自恋是种病》,主要讲述了顾兰清霍砚之间的爱情故事。该小说文字妙趣横生,是一部难得的佳作。

第1章 下药

顾家别墅内

顾兰清手臂撑在地上,原本雪白的衬衫沾满了血迹,一张苍白的脸蛋布上了绯红。

她全身燥热,骨头深处更像是有数千只蚂蚁在爬。

她被自己的亲叔叔下药了。

顾明峰双眸内闪烁着冷酷的光芒,看向试图站起身来的顾兰清:“你得罪了霍家,只要你今天晚上爬上了霍砚的床,就能够避免牵连顾家。”

站在顾明峰旁边的李纯雁假惺惺安慰道:“清清,别怪我和你二叔。更何况,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霍砚是富豪榜单上排名第一的人,累积的财富哪怕是整个霍家都没有办法相比的。

霍砚容貌俊美,哪怕是当红明星都比不上他分毫。成为他的女人,你不吃亏。”

“你住口!霍砚是子晨的表哥!”顾兰清站起身来,双眸鲜红,犹如被逼入绝境的小兽。

她衬衫上的血迹,就是子晨的。

“霍子晨现在已经成为植物人了!一个植物人怎么还能做霍家的继承人?我之所以养着你,就是让你和霍家攀上关系。”顾明峰厉吼。

植物人……

这三个字突然变成了三条毒蛇,用力裹住了她的心脏,狠狠咬了下去。

顾兰清仿若再度置身于三天前那个狭窄变形的车厢内。

她被子晨护在身下,子晨原本俊美的脸,因为失血过多,透着不正常的青灰。

他捧着她的脸,几乎涣散的眸里面都是愧疚:“清清,对不起。答应陪你一辈子,可是只能陪你到这里。以后,好好得保重。”

那个傻瓜……

在人生的最后一刻,还在对她说着抱歉,抱歉不能陪她到老。

眼前出现了子晨的脸,眸光那么温柔……

顾兰清轻笑出声,绯红的脸蛋,妖娆绝美:“我宁可去死,也不会和霍砚上床。”

说完,她用力摔碎了滚落到她脚边的高脚杯,锋利的边缘,朝着自己的颈动脉用力刺了下去。

“不要!”顾明峰脸色一白。

在玻璃碎片即将刺进顾兰清脖子的前一秒,保镖赶来,打晕了顾兰清。

李纯雁看着顾明峰苍白的脸:“明峰,你放心,我早有准备。不会让这个小贱人这么快寻短见。”

顾明峰有气无力得挥了挥手:“你办事,我放心。”

他转身朝着楼上走去:“你把她洗干净,打扮漂亮一点。送她到帝豪酒店。”

……

夜,车子匀速行驶。

李纯雁侧首看向依旧昏迷的顾兰清,路灯的灯光透过车窗洒落进来,落在她的脸上。

她的五官精致秀美,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了绯红,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了诱人的喘息。

哪怕她陷入了昏迷,身上的药性依旧没有消退。

李纯雁轻嗤了一声:“还真是一个美人胚子。不枉我和明峰养了你十多年。”

刚一说完,迎面,一辆黑色商务车笔直得撞了过来。

“啊!”李纯雁大叫出声。

司机用力踩下了刹车,背脊被冷汗湿透——如果不是他及时踩下刹车的话,一定会撞了过去,车毁人亡!

李纯雁尚未回神,车门已经被打开。

一双修长的手臂抱住了顾兰清,当着李纯雁的面,堂而皇之得将顾兰清抱下了车。

李纯雁张了张嘴,可看到车门外,被十几个高大的男人围着,她一个字都没有敢发出来。

眼睁睁得看着男人抱着顾兰清上了商务车,远走。

那辆车根本没有车牌。

第2章 人渣

帝豪酒店内

顾兰清躺在大床上,娇小的身段,不着寸缕,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一抹血迹,落在白色床单上。

象征着她曾经的清白。

高大男人踏出了浴室,走到床前,他身下裹着浴巾,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他结实的肌理滑落,最后没入了浴巾里。

俊美的脸,在灯光下,宛如神赐,深黑色的眸眯起,带着强烈侵犯的色彩,寸寸打量着已经被他彻底品尝过的娇躯。

他依旧没有要够她!

再度上床,大掌扣住了她白皙的下巴,再度吻了下去。

陷入昏迷之中的顾兰清,感觉到唇瓣一疼,她不由得嘤咛出声:“痛……”

刚启唇,男人的舌彻底进来,强势掠夺着她的甜美。

宛若窒息般的感觉,让她惊醒。

对上了一双深黑色的眼睛,这双眼睛……

她眼眶一热,又哭又笑得搂住了男人的脖颈:“子晨,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

刚叫出这个名字,唇瓣被重重一咬。

顿时,浓郁的血腥味道从唇齿间蔓延开来。

“看清楚我是谁。”男人低沉不悦得嗓音响起。

眼前迷蒙的水雾褪去,一张陌生的脸映入了她的眸中,只有那双眼睛是她所熟悉的。

跟子晨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

她小脸刷白,想到二叔的话,惊呼出声:“霍……霍砚!”

“是我。”霍砚伸手擦去她唇边的血迹,想到这张唇的甜美,他低下头,再度吻住了她。

大掌捏住了她的下巴,长舌探入了她的口中,强势,凶猛的吻来袭。

完全不同于他冰冷禁欲的气质,这个吻带着太多的野性侵犯的意味。

陌生的气息,从口腔内传来,顾兰清惊慌失措得盯着他,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额角滑落,增添了难言的性感气息。

他的眼睛跟子晨几乎是一模一样,可是不同于子晨的温柔,他的眸像是望不见的的深渊,带着刺骨的冷凝气息。

紧接着,刺痛从身下传来。

“痛……”眼泪滑落。

“痛你才知道占有你的人是谁。”霍砚邪佞一笑,箍住了她试图闪躲的腰肢,更深的进犯。

顾兰清眼泪滑落,尖锐的指甲,划破了他的背脊,刺痛感,更是激发了男人潜在的野性。

哪怕她昏了过去,他都没有放过她。

……

翌日,清晨

顾兰清醒来的时候,全身痛得几乎要散架。

她低下头,一双手臂充满占有欲得将她圈拢在怀中,男人温热的呼吸,洒落在她的头顶。

昨晚发生的事情,在她脑海中飞速闪过——在子晨成为植物人的当晚,她被子晨的表哥强暴了!

全身如坠冰窖,她用力挣脱了男人的手臂,裹着被单,缩在了床脚。

剧烈的动作,自然惊醒了沉睡中的男人。

霍砚睁开双眸,他的肤色偏白皙,在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落在他的脸上,狭长双眸犹如深潭,挺直的鼻梁下,精致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

光果的身躯,沐浴在阳光中,闪烁着象牙般的光芒。

禁欲冰冷的气势,哪里像是昨晚对她强势索要的禽兽?

顾兰清面色雪白,手扬起,朝着他的脸狠狠打了过去,“人渣!”

第3章 你去死

手腕被霍砚握住,霍砚眉峰挑起,不带有一丝感情得看向她:“人渣么?呵……这两个字用来形容你自己更合适。在男友成为植物人当晚,迫不及待的爬上了他表哥的床。”

顾兰清脑子一懵,双眸噙着羞辱的眼泪,看向他。

霍砚见状,薄唇勾起了嘲弄的笑:“怎么?昨晚勾引我的放荡劲儿去哪儿了?现在倒摆出这么一副好像是我强暴你的样子。”

勾引……

顾兰清脑海中闪过了顾明峰的脸,她抬起了眼睛,盯着天花板,眸子内的泪光逼退之后,她平静得看向了霍砚:“是我叔叔对我下药,把我送上你的床。”

语气一顿,她冷冷得看向了霍砚:“一开始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可是,后面我记得非常清楚。你明知道我是子晨的女朋友,我已经对你说不要了,你却没有停下来。是你强暴了我。你自己管不住下本身,别一副高贵的样子,指责我放荡。”

霍砚眸子顿时危险眯起,闪烁着厉色看向了她。

顾兰清没有理会,她裹着被单,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昨晚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表哥,你是JK娱乐的总裁,我还是子晨的女朋友。”

话音一落,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霍老爷子进来,紧随其后的是,顾明峰和李纯雁。

房间里面,尚未退散去的欢爱味道,充斥在每个人的鼻尖。

而顾兰清僵立在床边,白皙的脖颈,手臂上,几乎都没有完好的地方,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李纯雁夸张的大叫道:“清清,你发短信给我和你叔叔,霍老爷子,就是让我们看这一幕?”

发短信……

“我没有!”顾兰清死死得看向了李纯雁:“明明是你和叔叔对我下药,我才会……”

“你还在撒谎!”手臂被霍砚用力扣住,她的身子跌进了他的怀里,对上了他充满阴鸷的双眸。

霍砚握着她的手机,逼她看向了屏幕。

凌晨三点,一条短信发了出去:“二叔,二婶。明早八点,来帝豪酒店301号房间。”

“不是我……”顾兰清脸色煞白,拼命得摇着头,“真得是我叔叔对我下药,还有短信也一定是他们搞的鬼……”

“你叔叔对你下药?也是你叔叔让你抱着我说,子晨成了植物人,让你做不了霍家的少奶奶,所以你找我吗?”霍砚眸中带着鄙夷开口,眸底深处,恨意一闪而逝。

说的话,却宛如惊雷一般,在顾兰清耳边响起:“你撒谎!我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要污蔑我!”

她扬手,就朝着霍砚打去,却被霍砚一把推在了床上。

他居高临下得看向了她:“哪怕我上了你,也绝对不会娶你这样冷酷又虚荣的女人。”

她没有……

顾兰清死死得抓住了床单。

顾明峰虚伪得叹了一口气:“清清,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竟然会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你让我以后怎么去见大哥?”

“不如,你现在就去见我爸!”她咬着唇瓣,唇瓣被咬的鲜血淋漓。

李纯雁见状,大怒道:“清清,你竟然敢诅咒你叔叔去死!你真是欠教训!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家好好管教!”

第4章 娶她

她大步朝着顾兰清走去,看着顾兰清满身的痕迹,以及霍砚结实流畅的背脊,划下的指痕。

她心中狐疑万分——难道昨晚将清清带走的人,是霍砚?

昨晚顾兰清被神秘人带走之后,她根本没胆子对顾明峰说——毕竟,让顾兰清和霍砚上床,是保住顾家,平息霍家怒火的唯一出路。

若是明峰知道了清清被人带走,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担惊受怕了一宿,今早突然收到了顾兰清的短信,让他们和霍老爷子来301号抓奸。

一直悬了一晚上的心,这才沉了下去。

她刚经过霍老爷子,霍老爷子却拦住了她:“纯雁,够了。”

李纯雁和顾明峰心中双双一惊,看向了霍老爷子。

老爷子年过七旬,身材依旧高瘦笔挺,原本只是发间稍微有些白,而现在唯一孙子出了车祸,命悬一线不过短短三天,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

可是一双眸却依旧非常明亮,望向了顾兰清,他开口:“不管如何,清清都是一个女孩子。既然霍砚占了她的便宜,理该娶她。”

“我不要!”

“我不要!”顾兰清和霍砚双双开口。

顾明峰心头又惊又喜,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他原本只是想要顾兰清做霍砚的女人而已!

“清清,别那么不识好歹。这不就是你处心积虑得和霍总上床,不就是想要他娶你吗?”顾明峰压下心头的狂喜,教训道。

“要嫁你去嫁!我才不要嫁给他!我爱得是子晨!”顾兰清眸子鲜红,同样带着深刻的恨意,看向了霍砚。

他为什么要污蔑她?

她从来都没有说要嫁给他!没有!

明明只是二叔单纯的算计她,却因为他这句话,将她和他推到这个境地。

霍砚像是一眼都不想要看到她一般,漆黑的眸笔直得看向了霍老爷子:“外公,你清醒点。众所周知,顾兰清是子晨的女朋友。现在子晨成了植物人,你却让我娶她?这不是存心要让外界看霍家的笑话吗?”

“你何时将霍家的脸面放在心上?”霍老爷子冷冷开口,精光烁烁的眸,像是看破霍砚的心思:“还是说,你不肯娶清清,为的是莫小姐?你死心吧。她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

话音一落,门口传来微微带着哽咽的嗓音:“霍砚,我们分手。”

门口的女子,漆黑长发,发丝带着微卷的弧度,长相绝美宛如仙子,一双美眸楚楚含泪,眼泪欲落不落的样子,看得人心碎。

正是影后莫婉莹。

莫婉莹是霍砚唯一对外承认过的女友,据传两个人即将订婚。

莫婉莹说完,转身离开。

霍砚阴狠得看了顾兰清一眼,抓起了衬衫,大步追了出去。

顾兰清从床上坐起来,看向了霍老爷子:“霍爷爷,我和霍砚发生的一切,都是阴差阳错。我是不可能嫁给他的。”

“清清,从你出现在这房间里,给你叔叔和我发短信通知我们过来之后,你就没有拒绝嫁给霍砚的资格。你也别想着子晨了,他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哪怕醒过来,我也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因为,你不配。”霍老爷子语气格外冰冷。

他一说完,转身朝外走去,根本不看眉眼间几乎压不住喜色的顾明峰和李纯雁:“明峰,纯雁,你们准备一下。下个月,就让清清和霍砚结婚。”

第5章 用孩子逼婚

三天后

顾兰清被顾明峰李纯雁带走,关在了卧室内。

她的手机丢在了帝豪酒店,根本没有办法和外面联系。

顾兰清站在窗边,窗外细雨朦胧。

同样氤氲着雾气的眸,落在后花园的秋千上。

秋千是子晨亲手给她做得。

秋千旁边的紫藤花,也是她和子晨一起亲手种下得。

紫藤花开得正好,垂了下来,将白色秋千包裹在里面。

她记得,她坐在秋千上面,子晨在后面推她。

秋千高高荡起,她回首看向他,阳光透过紫藤花,形成斑驳的暗影,落在他的脸上。

他的唇瓣带着笑,双眸深深得看着她,他说:“清清,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受伤得。”

是,他总是这样说,而他也做到了。

在车祸发生的时候,半醉的他,不过短短几秒内,就将她压在身下,她毫发未伤。

眼泪滑下,她转过身体,不敢再去看那秋千。

可是,卧室内,也处处有他留下的痕迹。

他给她做得风筝,两个人一起骑过的自行车,书桌上,她和他的合影……

合影里,尚是少年的他,笑得眉眼弯弯,侧首吻向了她的脸。

他总是说:“清清,你快点长大好不好?长大后,我就可以娶你做新娘子。”

“羞羞脸,谁要嫁给你?”

“就是顾兰清呀!顾兰清说,她非霍子晨不嫁得……”

“你闭嘴……你闭嘴……”她羞得满脸通红。

他抱住她,唇瓣是止不住的笑意,他在她耳边说:“好吧。是霍子晨非顾兰清不娶。如果没有顾兰清的话,霍子晨也没有生存下去的意义。清清,嫁我好不好?”

她嘴上从来都没有说过一次好,可是心底已经答应了千次万次。

而他却失言了,她现在长大了,他却躺在床上,永远都不会醒来,她在一个月后,嫁给他的表哥。

眼泪落了下来,落在了合影里,他的唇角上。

房间门打开。

顾明峰和李纯雁喜气洋洋的进来。

李纯雁前所未有的热络:“清清,赶快收拾收拾东西,今天晚上就搬到霍砚的别墅。霍老爷子说,只要你怀上霍砚的孩子,霍砚立刻就会娶你。”

原本一个月后的婚礼,改成等到她怀孕?

这是用孩子逼霍砚的节奏吗?

看来霍砚是真得不想娶她。

李纯雁没有察觉到顾兰清眸底的讽刺,眸光落在顾兰清平坦的小腹上:“我记得这几天就是你的危险期,搞不好肚子里面已经有了霍砚的孩子。”

顾明峰道:“就算是有了,今晚清清也搬过去,好好伺候霍砚。”

他双眸弯成了两道缝,几乎看不到眼睛:“没有想到霍老爷子出手竟然会这么大方,清清还没有嫁给霍砚呢,就先出三个亿的聘金。看来,他真得是要改立霍砚为霍家的继承人。”

顾兰清杏眸眸光很冷:“二叔二婶,你知道你们现在像什么吗?”

李纯雁也有着得意,顺嘴道:“像是操心女儿婚事的父母?”

像是她父母?李纯雁还真有脸说!

“像老鸨和龟公。呵呵,你们两个愿意做老鸨和龟公,我可不愿意做花魁。二婶,我看你风韵犹存,不如让二叔对你下药,把你送上霍砚的床如何?”顾兰清冷嘲热讽,眸底闪烁着冰冷,她才不要今天晚上搬去霍砚的别墅。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红书汇”,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9447号-8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