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靳北渊许静姝免费阅读_流年不过我和你by阿熙

金沙投注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

大小:7MB

时间:2018/10/23 18:01:04

内容概述:阿熙《流年不过我和你》是一部都市爱情小说,讲述了靳...

手机APP阅读 2518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阿熙《流年不过我和你》是一部都市爱情小说,讲述了靳北渊许静姝之间的情感故事,如果当初没有坚持这段情感,现在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结局?还是说,流年和我们,终究是一段再也回不去的时光了啊。。。。

第四章 捣蛋被抓 

许静姝头皮发麻,有些机械地转过头,强行扯动僵硬的嘴角,勾起一丝十分不自然的笑。

“哥,你怎么在这里?”

话语刚落,便迅速打开车门想跑。

“我不在这里,又怎么知道你这小东西能耐这么大!”

靳北渊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将人给拉回车里,身子往前倾将车门关上。

他脸上挂着一丝邪笑,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

可许静姝却很清楚,这是他爆发的前兆。

“丫头,你说你那么厉害,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哈哈……不用奖励,哈哈哈,哥,你确定你不需要进去收拾残局吗?”

她还在垂死挣扎。

“收拾残局哪有陪你来得重要呢?”

靳北渊话语一落,手扭动钥匙发动车子。

车子就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在夜色中留下一道残影。

许静姝整个人死死地靠着靠背,手紧紧地抓着安全带,张大嘴巴大叫:“饶命啊哥!!”

靳北渊丝毫不理许静姝的求饶和尖叫,继续加大车速往郊区的方向驶去。

“呕……”

半小时后,许静姝蹲在路边,难受地呕吐着。

自从玩了赛车之后,她就不知道晕车是什么感觉。

可这一次,靳北渊却直接将她晃到吐了,可见他有多么生气。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怎么去解释一下呢?

虽然这次的事情丢的是黎冉冉的脸,但是这毕竟是两家的联姻,叔叔阿姨要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搞出来的,还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不行,她得找严艺宁商量一下。

小手摸向口袋,可却什么都没摸到。

“在找这个吗?”

夜色下,靳北渊左手插兜,右手中指和食指夹着一部银色的手机。

“对啊。”

许静姝跳起来抢。

但刚刚着实蹲太久了,猛地起身眼前一黑,非但没有抢到手机,还因此差点摔倒。

靳北渊一把拉住她的手让她站稳。

“拿手机干嘛呢?打电话给你的小伙伴商量对策?还是再玩一次刚刚的把戏?”

许静姝好不容易站稳,靳北渊阴冷的声音再次落下:“许静姝,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才让你变得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哥,什么无法无天?”许静姝也不挣扎了,索性一把抱住他的手,像是树袋熊一般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我那是为你好知道不?黎阿姨私生活那么的不检点,出轨都是一群男人的。

你看,你作为京都最矜贵的黄金单身汉,娶妻也得娶一个配得上你的啊,而不是娶一个让你瞬间头顶一片绿的女人啊,你说是不是?”

“许静姝!”靳北渊将她扒拉开,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你以为没人能看穿你那点小把戏吗?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那是p过的照片吗?”

她倒是觉得自己干得漂亮,不管做啥从未被抓过小辫子。

殊不知,那是因为他一直跟在他身后收拾烂摊子!

靳北渊拉着她往不远处的别墅走去,快速打开门一把将她扔进去。

“这几天也别回学校了,好好在这里待着别给我惹事!”

靳北渊说完,还不等许静姝反驳,便将门嘭的一声上锁。

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许静姝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不能让门关上,不能让她哥就这么将她给关起来!

脑海里念头一起,手便抬了起来……

“啊!”

她的手夹在门缝中,剧痛让她的脸色瞬间扭曲。

靳北渊心一惊,连忙松开把手。

门再次打开的那一刻,许静姝顾不得手上的伤,完好的右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火热的唇覆上,脑海中回忆着那晚的场景,技术生涩地勾勒着他的唇形。

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让他回去!

是,她承认那些照片都是p的,但是那些男人,却全都是和黎冉冉去过酒店的。

试想,大家都是成年男女,一起去开房,第二天才走,晚上做了什么,心知肚明吧!

无奈就无奈在她根本没办法在酒店房间里面安装摄像头,要不然的话,她用得着去p吗?

不过就算是p的那又如何?婚礼已经搞砸了,就算事后澄清,靳家也不可能再接受这样的儿媳妇了。

这就是她要的结果。

思及此,许静姝继续加深这个吻,甚至连左手的伤,都暂时遗忘。

就在这时,静谧的夜里突然响起几声细微的咔嚓声。

那一闪而过的光让愣神的靳北渊瞬间回过神来,身体一转,将门关上,这才黑着脸将许静姝给扯下来扔到沙发上。

他烦躁地将领带扯下来扔在茶几上,双手叉腰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才堪堪压下将这小丫头胖揍一顿的冲动。

可许静姝却丝毫不自知,居然直接无视他黑成碳的脸色,自顾自地脱衣服。

“你干什么!”

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再次升腾而起,靳北渊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

第九章 男朋友?

她边说边搂上他的胳臂,手不着痕迹地在他的腰间用力掐了一下。

“不是叫我过来吃饭吗?你们就在这里‘吃饭’的?”

哼,她来得真是太是时候了,黎冉冉这老妖孽,居然想拐着她哥夜色漫步,没门!

靳北渊闷哼一声:“你怎么来了?”

如深潭般幽深的眸中荡起一丝波澜,他可没将这丫头叫过来捣乱。

视线猛地落在黎冉冉身上,那带着审问的眸光令她身子猛地一震。

她连忙解释笑着解释:“我想着你过来这边了,北静苑就这丫头一个人也怪可怜的,所以才叫她一起过来。

可谁知道我去学校接她的时候,她却跟一个男人走了,说不过来。

对了,静姝,那男的和你什么关系?是你男朋友吗?”

黎冉冉关心地问着。

就在这时,靳北渊的手机震动一下。

本来淡漠的神色,在看完短信后,却猛然勾起一个令人刺骨森寒的笑意。

“男朋友?丫头,有空带来给我瞧瞧,让哥给你把把关。”

把你个头啊把关!

许静姝翻了个白眼,黎妖婆的话也能信。

她哥是不是脑袋锈透了?要不然怎么会信呢。

毕竟她天天都想着怎么啃下他好吗?其他男人,能看入眼才怪。

不过呢……

许静姝心中突然萌生一点恶趣味,直接忽视她哥那有些阴森的笑。

她嘿嘿笑道:“对啊,我确实是有男朋友。”

“我男朋友不但长得英俊潇洒,帅气多金,对我极好,甚至还是福布斯榜上排行前十的企业家,所有京都贵女的梦中情人。

对了,我男朋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黎阿姨,你明明都看到了,为什么还要明知故问……啊!”

许静姝还没说完,**便被人给掐了一下。

当即捂着**,猛地回头,瞪了那气定神闲的男人一眼。

她**上次被打了,到现在都还没好呢!

这么一掐,简直不要太酸爽。

“……”

黎冉冉憋气快要炸了。

这贱丫头还要不要脸,当着自己嫂子的面直接说喜欢自己的哥哥,有没有羞耻心?!

“静姝,什么明知故问,我不过是关心你罢了,你不想说就算了,为什么要说这么令人误会的话呢?”

“什么误会?我说得是事实啊。”

她一把抱住靳北渊的肩膀,薄唇轻启,无声示威:“我就是喜欢我哥,你能耐我何!”

拳头猛地攥紧,黎冉冉努力让自己保持温婉的笑意:“既然你男朋友那么优秀,到时候记得带来给我和北渊瞧瞧。”

她不动声色上前,想要挽住靳北渊的手宣誓主权。

黑夜中,不远处的草丛突然微动。

黎冉冉本能别过头,只见一双油绿绿的眼睛,在不断往她靠近。

她一时没看清,直到那东西来到面前,顺着她的腿抓了几下。

她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只黑猫!

黑……黑猫!猫!

她最怕猫了!

顿时,一声惨叫响破天际。

“啊!”

她一把将黑猫甩开,整个人都有些癫狂地跳着。

靳北渊正欲上前,许静姝却一个晃身,脸色惨白地倒在他身上,生生绊住了他的脚步。

黎冉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毛茸茸的东西,其中,猫科动物位居榜首。

所以黎家根本没有宠物,而现在又是在后花园,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黑猫?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突然脚底一滑,直接摔在那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小道上。

又是一声惨叫,许静姝捂着耳朵,嗷,真凄惨。

黎冉冉的尖叫声惊动了还在家里的二老。

张秀丽不放心,想要出去看看,但却被黎国雄一把拉住。

“小两口自有分寸,你出去干什么?”

“可刚刚冉冉的惨叫声那么的大,我怕出事。”

张秀丽还是担心。

“在黎家,又有北渊陪着,能出什么事?我看啊,你就是瞎操心。”

黎国雄拉着妻子坐下,给她倒了杯水:“来,喝口水看看电视,年轻人的事,我们就别瞎操心。”

后花园,黎冉冉就摔得有点惨了。

整个人摔在鹅卵石小路上,全身骨骼都在痛。

更甚至手摩擦下去,还出血了。

许静姝快速朝不远处的草丛看了一眼,尔后关心地想将她扶起来,谁知道人家根本不配合。

于是费力对靳北渊喊着:“哥,还不快点帮忙扶着,我力气不够啊。”

一句话,断了黎冉冉想公主抱的梦。

将黎冉冉扶回去后,黎家一片兵荒马乱。

张秀丽心疼女儿,再加上对许静姝的敌意。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定是这臭丫头搞的,当即扯着嗓子就想给她点教育。

可话都到嘴边了,却被靳北渊冷冷一撇,给噎得不敢说。

黎家和靳家以前算是世交,但是在上一辈,却出了点事,两家虽然不至于交恶,但也不再密切往来。

到靳北渊这一辈,两家早就没什么交情了。

但靳家却欠了黎家一个人情,而这人情,在他们主动提出将黎冉冉嫁过去,并且要求靳北渊出面澄清照片后,也算是用尽了。

再加上靳北渊也不是个好拿捏的,除了对那臭丫头和颜悦色一点,对其他人,甚至他老子,都是一张冰碴子脸。

第十八章 做绑匪的,也有职业道德

“许静姝,我只说一遍。”

靳北渊双手捏着她的肩膀,脸色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有些事情没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其中的门道,我没法和你解释太清楚。

还是之前的那句话,我不会不要你,我和黎冉冉的婚姻,最多也只会持续半年,那就足够了,听明白了吗?”

许静姝甩开他的手,整个人站起来,叉着腰俯身看着他:“我不明白!”

“要是做戏你干嘛和她领证,干嘛要去她那里留宿,还,还……”

视频里他们交缠的画面,黎冉冉的低吟,男人的嘶吼,再次在脑海中浮现。

“还什么?”

靳北渊拧眉。

这丫头虽然闹腾,但也仅限于小打小闹,很懂得分寸,从来没试过吵到公司的。

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还。”许静姝张着嘴,却发现根本说不出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下床抱来电脑点开。

“自己看!哼,我下午有课,上课去了!”

说完直接跑了。

京大。

许静姝双手托腮,看着眼前电脑的编码,完全没有听课的心情。

于学长提前下乡了,严艺宁又有比赛要打,怎么感觉就她一个人,没啥事儿干呢?

QQ突然闪烁一下,是云的消息。

“没想到啊,你性格挺辣的嘛。”

“居然闹到公司,靳北渊还因此对黎氏出手了。”

“你啥意思?”

对黎氏出手?

疑惑之际,她突然想到了早上黎冉冉的那通电话。

“刷刷新闻。”

信息发完,云便下线了。

许静姝课也不听了,拿起手机刷起新闻。

调换材料的事情,新闻上并没有,但是黎氏偷税漏税,并且证据确凿的消息却满天飞。

这是,她哥做的?

许静姝压着心中的震撼。

为什么要对黎氏出手呢?难道是因为她?

莫名的,心里有点小甜。

这时,云原本暗淡的头像再次亮起。

“今晚你最好住在学校,如果要回家的话,最好叫司机到校门口接你。”

“恩?”

许静姝不明所以,可云又下线了。

她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

这动不动就下线,还说和她谈恋爱。

好在是交易,如果是真的,她觉得这种男票,能分分钟甩掉!

还有,因为她的身份没公布,司机从来都不会出现在学校门口。

所以他这话啥意思?还真以为是她男朋友啊?

他这么说,她还偏不听呢。

于是乎下课后,许静姝在学校溜达了一圈,然后又去严艺宁那里玩了一下。

但她着实对医药没啥兴趣,看他们演练比赛也是哈欠连连,最后被严艺宁黑着脸给赶了出去。

没办法,她只能回家了。

夜晚的小道两旁,小贩呦呵,热闹非凡。

许静姝一路吃着回去。

穿过一个胡同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小女孩拉住手。

小女孩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一双黑葡萄般闪亮的眼睛蓄满了泪水。

她瘪着嘴,哀求地摇了摇她的手:“姐姐,姐姐,妈妈生病了,我想带她去医院,你帮帮我好吗?”

小女孩的样子,可怜极了。

许静姝对小孩子一向没什么抵抗力,心一软,蹲下问道:“你麻麻住在哪里,带姐姐去看……看。”

她才说完,那小女孩便往她脸上喷了喷雾。

一阵眩晕,她猛地栽倒在地上。

许静姝做梦都没想到,这小女孩居然有问题!

意识模糊之际,她趁着小女孩慌乱时,手插入兜里,快捷键拨出电话……

乐桓国际,顾念急冲冲地拿着手机闯进会议室。

会议被打断,众人的视线齐刷刷落在他身上。

顾念硬着头皮,无视靳北渊那杀人的脸色,走到他身边低声道:“许小姐出事了。”

刷,原本平滑的纸张猛地被抓起,手背尽是青筋爆显。

“散会。”

众人不明所以,但也不敢不从。

片刻后,会议室清空。

“刚刚许小姐给你打电话,我刚接通,电话就断了,之后我又打了几遍,均无人接听……”

而此刻的许静姝,正一路颠簸,随着夜色加深,一个小时后,被人扛起猛地扔在地上。

撕拉一声,上衣被扯开,露出了圆滑**的肩头。

“这妞长得听正的,我刚刚扛进来的时候,那胸脯大着呢,软绵绵地压在后背,那触感,真舒服。”

“嘿嘿,那雇主开价那么高对付一个大学生,怕不是因为这女人抢了人家老公当小三吧?”

雇主,小三?

什么意思?

许静姝紧紧地掐着手掌心,刺痛让她浆糊一般的脑袋瞬间清醒。

“肯定是啊,要不然干嘛花这么大的价钱让我们强奸她?”

一个高瘦的男人拿着相机,对着矮胖的男人道:“快点,直接上啊,劲爆点。”

“诶,好嘞。”

许静姝好不容易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张油腻的脸往自己胸前凑过来。

大概是危险激发了潜能,她直接用脑袋砸了过去。

嘭地一下,眼冒金星,但也因此,变得更加清醒。

两人显然没将她一个中了麻药的弱女子放在眼里,为了拍照,居然连绳子都没给她绑上。

也是因此,给了她逃脱的机会。

可因为那么一撞,**清醒的同时,也痛得她视线模糊。

还没跑到门口,就被扯住头发给拽了回去。

紧接着脸上便挨了一巴掌:“还想跑!把绳子拿来。”

双手被反绑后,许静姝才看清眼前两人。

一高一矮,穿着背心短裤,猥琐的一笔。

眼看两人又要扯她衣服拍照了。

她却突然轻蔑地笑了。

“女人,你笑什么!”

显然,两人觉得有点被侮辱的感觉。

许静姝继续笑着:“我笑你们被当枪使了,居然还愚蠢至极地沾沾自喜。”

“你找死!”

矮胖男人又甩了她一巴掌。

许静姝只感觉脸上是**辣的痛,但她却继续忍着道:“怎么,恼羞成怒?雇主叫你们毁了我,我想她肯定没告诉你我的身份吧?”

身份?

两人动作一滞。

“哈哈,她肯定没说,要不然的话,你们怎么敢对我动手呢?”

矮胖男人又想动手,但却被高瘦男人给制止。

他蹲下,粗糙枯槁的手紧捏着许静姝的下巴,凑近的脸,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眼底下的淤青更是让他看起来像是骷髅一般瘆人。

他的声音像是沙石撵过磁盘一般粗嘎难听:“做我们这一行的,只管钱,其余的,都不管。”

小说暂无资源,敬请等待上新!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9447号-8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