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都市 >

【表白还算数吗阅读】秦松玥纪远方小说在线观看

52094599.com

作者:佚名

类型:都市

大小:6.4MB

时间:2018/06/25 09:33:37

内容概述:沧珠《表白还算数吗》是一部校园爱情小说,讲述了秦松...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2877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沧珠《表白还算数吗》是一部校园爱情小说,讲述了秦松玥纪远方的爱情故事,这段萌发于校园中的甜美爱情故事会有什么样的发酵呢?非常甜宠,温馨无虐,喜欢的小伙伴一起来看看吧,还是非常的精彩的!!!

01 高考在即

“叮铃铃——”

伴随着清脆悠扬的下课铃声,高三八班全班同学开始蠢蠢欲动,更有调皮的男生,拍着桌子起哄,俨然一副解放了的样子。

这是高考前的最后一堂课,语文课。

语文老师蒋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是个热血又经常让人出其不意的男老师。

高三八班,那时候还是高二八班,不少难搞的学生,一天到晚不安分读书,搞得年级主任,教导主任,校长都很头疼,更没有老师愿意做班主任。

蒋老师就是在那个时候,临危授命。

本来学校还担心,这个年轻的老师压不住这帮捣蛋鬼,结果,蒋老师把这群人收得服服帖帖不说,从高三开始,每次模拟考,理科前两名都是八班的,搞得另外两个理科实验班实在……很没面子……

“同学们,明天你们就要上战场了,有没有信心!”蒋老师推了推眼镜,双手撑着讲台,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等着学生们的应和。

结果——

“老师,很饿了耶——”体育委员王战又带头拆老师的台。

全班哄堂大笑。

蒋老师收回双手,推推眼镜,整理了一下东西,笑着,无奈地摇着头说:“那么,去吃中饭吧。”

“老师,你说过的,最后一顿你请吃饭的。”王战又带头“坑”班主任了,迎来同学们此起彼伏的应和。

蒋老师早就提前一个星期,在饭卡里充足了钱,底气实足地说道:“嗯!走!去食堂!预算每人五块钱。”

同学们一听老师请吃饭,管他是五块还是五毛,兴奋着收拾东西,准备去食堂。

“走喽——”王战已经跳上讲台,推着蒋老师往外走,几个平时比较闹腾的学生,也跟在后面起哄。

就这样,八班的同学,闹哄哄地出了教室,唯独两个人没有动,大家也已经习以为常。

王战走到门口,还不忘回过头来:“远方,你一会儿过来,别太晚了。”

纪远方抬了一下趴在桌子上的头,给了王战一个肯定的眼神后,继续趴着睡觉。

至于另一个人,秦松玥,大家都知道,她喜欢独来独往,也就没有再叫她了。

松玥坐在课桌前,理了理书,下午教室要清场,他们的东西都要搬到体育馆去。

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还早。她一般是十二点一刻出发去食堂,避开热闹的人群。

在她身后三十度方向的纪远方,则是趴在桌子上,闷头大睡。

纪远方是假寐。

今天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这样偷偷地看着秦松玥的背影了,好像每次看她,她都是端坐在课桌前,不是在做习题,就是在背单词,背课文,有时候,也会看课外书。

纪远方抬眼看了看手表,他的是电子手表,可以精确到秒,还差四十八秒。他心里默默地计算着。

果然,十五分的时候,秦松玥起身了。

按照以前,她应该是头也不回地往教室外走了。

纪远方可以肆无忌惮地一直望着她,直到她的背影消失。

秦松玥其实一直都没注意过,这么久了,一直有人跟她一样,会在午饭时间,在教室里待这么久。

刚才起身的时候,校服卡在座位上了,所以她转身,扯了扯校服,不小心注意到,纪远方的目光,是朝她这边的。

纪远方也没想到,秦松玥会转过身来,并且,眨着眼睛,望着他的方向。

纪远方下意识地又趴回桌子上,继续假寐。心却无论如何平静不下来,一直凸凸地跳个不停。他怀疑,自己可能有心脏病了。

被她发现了?

头顶的电风扇还在吱呀吱呀地刮着,因为是老风扇,声音很大,风却没多少。

纪远方本来就有些燥热,这会儿,更是紧张加内热,额头上,身上,渗出了密密层层的汗,白色的校服,就这样,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更让人烦躁地想去扯衣服。

秦松玥今天没有直接去食堂。

纪远方感受到,有人从他身边经过,他闭着眼睛都知道是她。眼珠因为紧张,带着眼皮,急剧地跳动起来。

秦松玥是过去关日光灯的。刚才朝纪远方的方向看的时候,她发现后面的两排日光灯没有关。

“啪啪”两声。

纪远方感受到,头顶的日光灯跳动了一下,秦松玥也从后门,出了教室。

他这才舒了一口气。

从桌子上起来,照例,拿起桌上的杯子,假装去接水,顺道看了一眼秦松玥的书桌。

明天第一场考试是语文,所以她在翻自己以前写的作文。他知道,她的作文,一向写得好,因为经常被老师拿出来当作范文。

平时,他也就随意地扫一眼。

今天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站在窗口,仰着头喝水,余光瞟着秦松玥的笔记本,书页在电风扇的作用下,哗哗地翻动着,同时,也翻动着纪远方的心。

他的心又开始凸凸地加速跳动。

他一冲动,把杯子重重地放在讲台上,大步走到秦松玥的座位边,明知道应该没有人,还是警惕地朝四周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才悄悄地翻开松玥的笔记本,才翻到第二页,秦松玥突然回来了。

秦松玥是回来拿饭卡的。刚跑到门口,就看见纪远方站在她的座位边,好像,还在翻她的笔记本。

秦松玥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朝着纪远方,安静地眨眨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过去。

纪远方压根儿没想到,秦松玥会回来,脑子空白了一下,但毕竟年级第一,思考能力还是有的。

“你笔记本掉地上了,所以……”

纪远方挑挑眉,欲盖弥彰地解释,然后假装淡定地拿起讲台上的杯子,准备朝自己座位上走去。

可以,理由相当牵强了。

“谢谢你。”秦松玥莞尔一笑。

纪远方有些失神。虽然在一个班级,但是他们很少接触。

纪远方和秦松玥是文理分科以后分到一个班的,高二的时候,纪远方班级第一,秦松玥班级第二,到了高三,纪远方成了年级第一,秦松玥成了年级第二,又不常接触,大家还以为是两个人在暗暗较劲。

秦松玥一心沉迷于学习,对这些没有根据的谣言,从来不理会,也不解释。

至于纪远方嘛,他是懒得解释。

她的笑容,在六月的阳光下,干净,澄澈,纪远方的心,再次悸动了一下,一如第一次见她,走到讲台上,声音温温柔柔地自我介绍。

或者,就趁机表白啊。

然,那时候的纪远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羞涩的……心里纠结了一会儿……

秦松玥拿了饭卡,准备再次去食堂的时候,纪远方突然又开口。

“嘿……”

秦松玥停下脚步,用手指点着自己,一脸疑惑地问:“叫我吗?”

纪远方张张嘴巴,本打算豁出去了,想问“能不能和你一起吃”,然而,体育委员正好吃完回来,疑惑地看着纪远方:“远方,你怎么还没去吃饭?再不去没菜了。”

见到体育委员,秦松玥好似恍然大悟,哦,原来不是叫她。

于是,迈着轻快的脚步,独自去了食堂。

纪远方真的很想打爆王战的头了!

王战看看秦松玥,走过来,拍拍纪远方的肩膀,“怎么,你们又较劲了?今天你赢了哦!”

王战一直以为,纪远方每次都要留在教室里,是因为连午休时间,都要跟秦松玥一较高下,看谁晚出教室。

纪远方一脸嫌弃地推开王战,拿着饭卡,去了食堂。

*

那时候,学校管得严,不让带手机,但是,教学楼到图书馆的走廊上,有一台座机供学生使用,但是要用电话卡。

吃过中饭,秦松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喂,祝伯伯……喂……喂……”

秦松玥又喊了几声,才发现,是电话卡没钱了,有些沮丧,有些着急,站在座机面前,不知道怎么办。

纪远方就是在这个时候,逆着光,出现在走廊那头,嘴里还叼着冰棍,缓缓走来。

秦松玥急急忙忙地跑到纪远方面前,突然拉住纪远方的校服。

纪远方举着冰棍,被吓得不轻。

“那个……你有电话卡吗?”

纪远方还有点懵,重重地点头,“在我胸卡里面。”他拿着冰棍,不方便拿,意思是让秦松玥自己拿。

“那我帮你拿冰棍。”

纪远方嘴角抽搐了一下,想了一下,确实,如果让秦松玥掏自己胸前的胸卡,好像,是暧昧了点……

于是,把冰棍儿给了秦松玥,掏电话卡,但是,他的电话卡,太久没用了,卡在了里面,他“啧”了一声,还是没有拔——出来。

“要不,你先舔舔?”

“啊?”

纪远方看着秦松玥眨着水汪汪的眼睛,舔舔?舔舔是什么意思?纪远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松玥个子不高,纪远方从上而下望着她,看着她耳垂有点泛红,有点躁动,动了动喉结,吞了口口水。

“冰棍要化了。”松玥见他半天没反应,好心提醒,“你舔舔吧。”

纪远方:“……”

纪远方索性把胸卡从脖子上拿下来,递给秦松玥,自己接过冰棍,倚着旁边的柱子,自顾自地吃起来。

松玥拔出电话卡,把胸卡还给纪远方,凛然道:“那个,我不会用很久的。”她的意思是,不会花很多话费的。

纪远方:“……”准备走了。

结果,秦松玥拉住了他的校服角:“没事的,你在这等我一分钟,不,两分钟,我就打完了。”

纪远方收回脚步,内心荡漾了一下,看了看秦松玥粉嫩的手,无声地点点头。

秦松玥放开了他,转身跑到座机,又回过头来,看到纪远方站在那里,才放心地打起电话来。

纪远方看了看被她扯皱了的校服一角,有点满足地舔舔嘴唇,忍不住,露出一丝被宠幸了的笑意。

“喂,祝伯伯,我是松玥,嗯,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爸爸的手术就暂时拜托您了……”秦松玥站在电话前,用手指绕着电话线,高考前,还是放心不下爸爸,所以,又给邻居祝伯伯打了个电话。

纪远方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她的声音,实在太有吸引力了……

秦松玥还电话卡给他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句:“你爸爸在哪家医院动手术?”

又觉得自己有点多嘴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秦松玥嘟着嘴,皱着眉,摇摇头:“市一。”

纪远方不擅长安慰人,一下子倒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反倒是秦松玥,调整了一下情绪,又抬起头,眼里都是明媚,像这夏日灼热的阳光。

“你不用安慰我。我不喜欢别人同情我。”

纪远方听罢,心抽搐了一下,情不自禁,想抬手揉揉秦松玥的头发,更想抱抱她。

“今天谢谢你了。纪远方。”松玥正巧偏过头,微笑了一下,就朝着教室的方向走了。

纪远方!

纪远方!

纪远方!

秦松玥叫他名字了!

纪远方嘴里还叼着冰棍的木棒,愣了一会儿!

心底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不,狂喜!

他第一次这么喜欢父母给的名字!

等他反应过来时,秦松玥已经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纪远方突然做了一个决定,破天荒地跑到座机旁,他从来没用过这座机,研究了半天,还是不会用……

跑回宿舍,用武力威胁室友韩启文把他的破手机拿出来,给纪正容打了个电话。

“喂,爸,我不打算出国了。”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9447号-8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